海外服务器

黎巴嫩国内冲突的幽灵隐约浮现,经济崩溃让路暴力

在黎巴嫩,超市里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打斗。几家仍在营业的加油站排起了长龙。药店威胁要关门。首都各地莫名其妙地爆发枪战。愤怒的示威者封锁了全国各地的道路,收紧了本已令人窒息的经济束缚。

那些无间道的场面可能会变得更糟。

黎巴嫩的官员和政客们越来越引起国内冲突的恐慌。就在31年前,这个国家可怕的15年内战刚刚结束。这一黑色篇章是由一个临时方案画上句号的,批评人士说,这个方案使政府腐败系统化,最终导致金融崩溃,使黎巴嫩再次濒临崩溃的边缘。

3月8日,反政府示威者在贝鲁特的穆罕默德阿明清真寺和烈士广场旁设置临时路障。

3月8日,反政府示威者在贝鲁特烈士广场穆罕默德·阿明清真寺旁设置临时路障。

黎巴嫩看守内政部长法赫米本周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黎巴嫩发生“爆炸和暗杀企图等安全漏洞”的可能性增大。

这种担心得到了许多知名政客的回应,他们引用了与情报人员的对话。在周三的电视讲话中,伊朗支持的真主党秘书长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也警告称,将爆发内战,对安全局势作出了暗淡的预测,并呼吁该国分裂的政治阶层团结起来,遏制金融动荡。

但在黎巴嫩的街头,同样的政治精英却极不受欢迎。即使是主流政党的热心支持者也呼吁对该国的忏悔权力分享制度进行彻底改革,该制度由教派组织分配席位。议员们公开承认他们的失败,其中一些人说他们也应该下台。中国共产党等左翼团体呼吁该国民众起义“升级”,民众起义始于2019年10月,目的是推翻统治阶级。

3月18日,美国总统米歇尔·奥恩(左)在总统府会见候任总理萨阿德·哈里里。

3月18日,美国总统米歇尔·奥恩(左)在总统府会见候任总理萨阿德·哈里里。

但对于该国未来的治理,几乎没有达成一致。由于候任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和总统米歇尔·奥恩之间的争端,内阁组建进程已陷入僵局四个月。哈里里承诺,他的未来政府将阻止黎巴嫩的崩溃,并重新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接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停止了与黎巴嫩政府就救助问题的谈判。

但是,哈里里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即在他的民意授权大打折扣之际,推行艰难的经济改革。近年来出现的旨在取代精英的新兴政党似乎也缺乏打破现状所需的政治影响力。

这场领导危机以惊人的规模加剧了黎巴嫩的财政困境。世界银行在其2020年秋季报告中形容黎巴嫩的经济萧条是“蓄意的”

报告详细说明了这意味着什么:经济增长迅速减速,货币贬值,小储户承担了大部分经济损失,包括人力资本在内的国家资源惊人地枯竭,2021年贫困率超过50%。

3月16日,一名妇女和她的女儿在贝鲁特哈姆拉商业街乞讨。2021年3月16日,星期二。现在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

3月16日,一名妇女和她的女儿在贝鲁特哈姆拉商业街乞讨。2021年3月16日,星期二。现在一半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

2月26日,在一场要求当地银行允许人们取款的抗议活动中,一名军官推开了试图打破银行大门的抗议者。

2月26日,在一场要求当地银行允许人们取款的抗议活动中,一名军官推开了试图打破银行大门的抗议者。

世界银行表示,这场灾难本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令一些最愤世嫉俗的观察家感到震惊的是,黎巴嫩领导人没有制定能够缓解金融衰退的政策。

国家在减轻贫困方面几乎什么也没做。正式的资本管制尚未实施,这是在银行开始限制储户自由支配取现近一年半之后。这种做法促使了超级富豪的资本外逃,而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则无奈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存款失去大部分实际价值。

中国也没有一个官方的汇率平台,导致汇率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