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职业维权机构如何对自媒体“一鱼两吃”?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文 | 木子   编辑 | 秦言,授权国外服务器转载发布。

“我们维权的成功率通常在60%左右,赔偿金额大约3000至8000元不等,你们可以拿到15~20%呢。”

听到这样的“诱惑”,自媒体作者阿键当时就动心了。

不仅是阿键,不少原创自媒体作者都表示,最近经常能在各平台的后台收到自称是专业维权的机构留言,询问创作者是否愿意与其合作,将原创内容的版权授权给机构,由其协助进行“维权”。

国外服务器使用)” alt=”职业维权机构如何对自媒体“一鱼两吃”?”/>

这些机构表示,维权成功后得到的赔偿,将根据约定比例支付给自媒体作者。乍一看,对于很多“收入拮据”或者苦于维权的自媒体人而言,这似乎是百利而无一害。能够不掏一分钱费用即可维权,甚至还有赔偿收入,确实是一举两得。

但是,这些要协助原创作者维权的机构是何方神圣?维权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套路呢?

苦版权久矣的作者们“笑了”

“我也想过维权,可是维权的成本太高了。”

旅游自媒体博主“阿键”前不久在公众号后台看到一条信息,一家自称专业维权机构表示,只要将他所发布的原创文章版权,按每篇200元的价格出售给对方,即可帮他维权。若维权成功,刨除必要的维权成本,他大概能得到赔偿金的20%。

阿键告诉懂懂笔记,作为摄影专业出身的自媒体人,他从四年前开始运营自己的旅游订阅号,目前在微信公众号拥有近十万粉丝,全网其他平台的粉丝也超过了十万。但是这一年多来,他发现文章(图片)经常被部分营销号掐头去尾抄袭“洗稿”。

除了文字内容,他原创文章配的照片也经常被营销号用修图软件修改,直接挪用到“洗稿”的文章当中。由于游记的创作费时费力,而且要花费大量成本,被侵权的阿键曾萌生过维权的想法。但是咨询过著作权律师之后,阿键还是放弃了。

“律师告诉我,如果维权成功,可以要求涉事营销号赔偿五千至几万元不等。”但是,想要成功维权,原创作者先要公证著作权,其费用至少在2000元(每篇)以上。此外,聘请律师的费用大概也在3000至5000元不等,即便法院受理,作者本人还需要参与维权工作,投入相关的差旅费用。

阿键测算过,大概维权到一半的时候,花费就会高达一、两万元,即便最终能成功维权,得到的赔偿金也只能抵消成本,如果赔偿金额过少,原创作者甚至还要亏钱。关键是,时间搭不起!

“这家找上门的维权机构不错,不仅不需要我先花钱,还可以先赚点儿授权费呢。”阿键告诉懂懂笔记,该机构表示只要他将文章的版权出售给对方,维权过程中的一切费用均由对方负责。

也就是说,原创作者只需坐等维权成功、收获赔偿金抽成即可,这一点让阿键很是心动,“维权机构告诉我,已经关注我的号很久了,觉得我的内容不错,但经常被别人剽窃抄袭,既然影响力都上去了,也是时候好好治一治了。”

沾沾自喜的他不忘询问对方维权的成功率,以及赔偿金额的确切数字。机构称,按照每篇赔偿金额3000至8000元的分成比例,他大概可以获得600至1600元不等,着实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目前,对方先挑选了我十篇阅读量较高的文章合作,即便维权不成功,也会先付我2000元的费用,怎么算都不亏的。”阿键表示,最近几天他正忙着按照机构的要求整理相关文章,准备开启自己的维权之路。

不过,如此“省心”的维权方式,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作者赚小钱,机构挣大钱

有时候,“维权”远比创作赚钱。

在知乎上,懂懂笔记看到近期收到所谓专业机构“合作维权”的自媒体人有不少留言。一位昵称为“白昊”的自媒体创作者告诉懂懂笔记,尽管维权过程中作者无需自掏腰包,但实际上是在帮机构赚大钱。

“有的作者朋友是免费授权(机构)维权,我则是按照每篇文章100元卖给了机构。”在维权开始之前,双方口头约定结算部分文章的版权费,如果维权成功他的赔偿金分成为15%。

由于是无本买卖,一心想治一治“洗稿”营销号的白昊与对方一拍即合,口头达成协议后不久,白昊真的收到了机构发来的五篇文章版权(合共500元)费用,此后不久又收到了维权机构发放的第一笔赔偿金分成。

白昊清晰记得,那是450元,“但之后的一个月里,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赔偿金分成了。”

很快,相信机构仍会紧锣密鼓开展维权工作的他,竟陆续收到了侵权者的“威胁”信息。白昊告诉懂懂笔记,有部分侵权者理直气壮地添加了他标注在公众号中的ID,不仅谩骂威胁,还发给他了一份维权机构对外送达的由律师所起草的《侵权告知函》,说他“想钱想疯了”。

他仔细阅读内容,发现律师函中宣称机构已经收集了侵权者大量侵权证明,并索要赔偿金1万元。函件中明确指出:若无回复,十五天后视为告知函送达,将诉诸法院起诉侵权。

这些“被诉方”愤怒的原因之一,是自己已经主动与机构达成私了(给了钱),却仍不断收到新的侵权告知书。“我感觉不对呀,总共我只收到了一笔赔偿金分成,其它的赔偿金我根本没再拿到过。”

认为这家机构有所隐瞒的白昊立刻联系了对方,并拿着侵权者发给他的函件上门去交涉。机构方面告诉他,目前维权仍在进行,但部分侵权者拒不履行赔偿,所以没有分账。

白昊对此非常无语。他所加入的一个自媒体交流群中,有相关维权经历的群友也提醒他,小心上当受骗。可是,自媒体人无需掏钱维权,何来上当一说呢?深究之下他发现,维权机构维权的过程并不透明,有的时候已经向侵权者成功索赔,但却只给创作者其中一单的赔偿金分成。

说白了,这里面的“黑箱操作”是创作者完全不知情的。

当创作者为了几百元的分成在开心不已,维权机构已经利用作者的授权书在疯狂牟利,甚至一篇文章猛赚几万、几十万的赔偿。耐人寻味的是,这些专业机构的维权方式都不是诉诸法律途径,而是采用发告知函的方式,不断吓唬侵权方,以期达到“私了”的目的。

“有自媒体同行说,诉诸法律的维权成本很高,如果都这么做(机构)肯定没赚头。”白昊认为,维权机构主要是收集侵权账号侵权的证据,并向其所有人、运营企业发函件,威胁要状告对方侵权,并提出索要巨额赔偿金。

一旦侵权人害怕,便会主动联系维权机构讨价还价,通过“私了”的形式支付小额赔偿金,将诉讼大事化小。至于赔偿金额的实际数额,机构是不会知会创作者的,“我如果自己维权成本太高,与机构合作又成了对方牟利的工具,真的太南了。”

白昊所在的自媒体群里,有不少作者表示自己授权后一分钱都没有收到,找机构讨要说法最终也是不了了之。“只能自我安慰呗,权当是惩罚一下侵权方,毕竟人家(维权机构)比咱懂法,撕破脸不知道会有啥麻烦,也没有白纸黑字的合同。”

显然,这些维权机构利用了自媒体创作者碍于维权成本过高,难以实施维权的心理,狠狠地赚了一笔赔偿金。一心想着无需自掏腰包(还能赚钱)的原创作者,在得到一笔“小钱“后只能看着著作权成为机构牟利的工具,徒呼奈何。

其实,这些维权机构对于自媒体而言并不陌生,因为此前他们就曾帮助“图片机构“收割过一轮自媒体的韭菜。

侵权机构“两头吃”

“自媒体人但凡懂点儿法律,这种维权买卖都成不了。”

何薇(化名)是一家著作权维权机构的法律顾问,而且与媒体打交道已经三年多了。当聊及上述话题时,她笑着表示那些宣称可以帮助自媒体人维权的,与之前搜集自媒体图片侵权证据(以诉讼举报为由狠敲自媒体人一笔)的维权机构,基本上是同一批人。

近几年,一直有职业维权机构在网上购买大量专业摄影师、设计师的图片版权,并以维权为由,向未经允许擅自发布相关图片的自媒体人发送侵权告知函。如侵权人妥协就花钱了事,若不妥协,往往会被诉讼、举报。

“普通的自媒体人账号运营不易,接到图片侵权的律师函都害怕封号,往往会选择花钱了事。”何薇笑称,媒体圈里有句玩笑话,从未收到过职业维权机构侵权告知函的创作者,只能说是个失败的自媒体人。

图片侵权,尤其是“某某视觉”引发的侵权新闻曾经引发了广泛关注。因为类似的事件逐渐增加,如今自媒体人也都开始留心配图侵权的问题,要么自行拍照,要么使用合法授权的图库图片。

而且不少曾经收到过侵权告知函的自媒体人,如今也正是懵懵懂懂与职业侵权机构合作内容维权的作者。

“对于职业维权机构而言,如今冒险使用无版权图片的自媒体几乎不存在了,但是生意还要继续做呀。”于是乎,职业维权机构吃完被告吃原告,开始以协助维权为名,帮助原创自媒体作者向营销账号进行索赔,“反正不用自己付钱维权,甚至还有钱可以收,这些原创作者何乐而不为?”

何薇分析,这其中的套路和以前大致相同:这些得到创作者许可、授权之后的职业维权机构,会故技重施,如同当年在网络图库、素材平台上疯狂散发传播版权图片一般,开始在各大自媒体线索群发布所谓的热点线索、犀利观点和内容,让不明真相的自媒体创作人、营销号运营者“借鉴”或抄袭。

“说白了就是钓鱼,鼓励他人侵权。只要话题热了,这些内容几天后就会出现在大量营销号上。”何薇指出,一些创作新人、营销号运营者不知是机构发布的内容,往往肆无忌惮、毫无保留引用文字内容,因此造成了侵权。

这时候,职业维权机构就可以拿着授权向侵权账号维权,以此赚取收益了。

如果是热门文章,一篇花两三百元购买到的文章版权,往往能为维权机构创造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利润,“营销号封号无所谓,可不小心抄袭内容的新人创作者大都不懂法,一吓唬都尿了。”

其实,这些机构维护的是著作权吗?不是,其维护的只是自己的利益。

如今,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不再乱用版权图片,渐渐摆脱了侵权的噩梦,甚至开始重视原创内容的著作权。但是,职业维权机构又开始琢磨起“内容版权“来,甚至能够借此获益颇丰,这也说明了自媒体行业版权困境的现状。

换个角度来看,这些吃了被告吃原告的“诉棍”们对于媒体行业究竟利弊几何?这还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