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美媒文章:美国回来了 但会持续多久?

  原标题:美媒文章:美国回来了,但会持续多久?

  参考消息网6月28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6月14日发表题为《美国回来了,但会持续多久?》的文章,作者为蕾切尔·迈里克。全文摘编如下:

  4月28日,美国总统乔·拜登首次在国会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讲话。他说,自1月上任以来,他与世界领导人谈过几十次话,总有人提到:“我们看到美国回来了,但会持续多久?”其他国家元首的这种怀疑态度是对最近几年形势的直接反应。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华盛顿要么激烈质疑、要么干脆退出了十几个国际协议或机构,包括巴黎气候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伊朗核协议和世界卫生组织。

  尽管美国的外交政策历来与政治两极分化隔绝,但情况不再如此。在多边主义、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等问题上,美国人的分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选民和他们选出的政客在两党外交政策上的共识都受到侵蚀。更糟糕的是,两极分化正在削弱美国实力的一个关键支柱——稳定、可信和可靠的声誉,从而影响了美国实施外交政策的能力。

  在通过定期选举实现领导人更迭的西方国家,外交政策在政治过渡期间往往保持相当一致。然而,随着国内两极分化加剧,党派冲突延伸至外交政策的概率上升。民意调查和国会点名表决的形态显示,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在外交事务上的分歧越来越大。随着外交政策偏好越来越固化,大家应该预料到,当控制白宫的政党轮替时,外交政策也会发生更剧烈的变化。

  随着两极分化加剧,(美国)两党在外交政策上的共同支持变得不那么常见。相反,失去权力的政党因为损害国家元首的信誉而得到奖励。

  在高度两极分化的西方国家,达成批准协议所需的两党共识变得困难。在美国,由于批准条约的程序需要在参议院获得三分之二多数,党派僵局导致得到批准的国际条约的数量急剧减少。

  可以想象,民主与共和两党不仅有不同的外交政策重点,而且还与重要的外国盟友和对手保持着不同的关系。鉴于长期承诺对成功制定外交政策的重要性,政党交替控制白宫可能会带来重大问题。

  想想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是如何看待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尽管关于选举干预的消息本应受到两党谴责,但两党分化阻碍了两党迅速作出反应。尽管情报界的结论是,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支持特朗普,但只有三分之一的共和党人认为这是真的。

  在高度两极化的情况下,有关美国外交政策未来的辩论不大可能是建设性的。随着两极分化加剧,很难区分真诚的分歧和党派政治。

  正如我在研究中发现的,美国对国家安全挑战的反应历来反映了国内当前两极分化的程度。一旦新的安全威胁卷入已经两极化的环境,往往很快就会被政治化。如今,这意味着最棘手、最重大的外交政策问题更有可能带来分裂而不是团结。

  也许有人会说,虽然公众的注意力集中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美国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上,但白宫可以迅速修复与盟友的关系,并制定更加明智和强硬的政策对付中国和俄罗斯等对手。

  然而,此举仍无法解决两极分化造成的结构性问题。当前的政治环境使得决策者无法以两党合作的方式解决最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如果没有两党的支持,拜登政府做出的任何重大决定都可能被政治化,而且不会长久,包括拜登2月首次发表的外交政策讲话中概述的许多重点,比如扩大难民接纳计划、投资海外联盟以及在气候和公共卫生方面领导全球合作。

  虽然两极分化随着选举周期起伏,但它很可能仍将是当代美国政治的一个持续存在的特征。这是因为导致两极分化持续的许多因素——政党的意识形态分类、日益扩大的经济不平等、支离破碎的媒体环境以及普遍被打破的华盛顿两党惯例——不会很快消失。

责任编辑:刘光博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