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再访欧洲:微笑背后的五大计谋

  原标题:东方智库丨布林肯再访欧洲:微笑背后的五大计谋

  来源:东方网

  6月22日至2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欧洲再次进行访问,去了四国,总计近8天,与上月拜登总统的8天欧洲之行时间差不多。从美国国务院公布的行程和透露的信息看,布林肯欧洲之行的活动一场紧接着一场,既有双边会谈,也有多边会见和会议,并联合或单独接受欧洲知名媒体的采访。作为美国职业外交官,布林肯很善于包装和伪装自己,从电视画面和照片看,所到之处都刻意满脸微笑,看似和善亲善,实际微笑的背后有明显的战略意图和针对性。

<a href=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再访欧洲:微笑背后的五大计谋”>(资料图片:布林肯。新华社)

  布林肯接连访欧

  布林肯跟随拜登多年,既是拜登政治上的坚定盟友,又是拜登的得意门生、亲密助手和国际外交战略顾问,深得拜登总统的宠信,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推进拜登的国际外交战略。这与特朗普当政时期,特朗普与其外交、国安、国防等高级幕僚关系不睦、彼此时有公开的分歧龃龉很有些不同。布林肯的言行,被认为代表了拜登总统的外交政策谋略策略、立场观点和最新态度,被视为美国当今外交的风向标。

  布林肯与蓬佩奥等特朗普时期的国务卿区别明显,后者严重缺乏外交经历和经验,语言粗俗、咄咄逼人,同特朗普一样傲慢无礼,即便对盟国也经常口出狂言,胡言乱语,因此让欧洲盟国无法接受,但布林肯在语言表达和行为举止上要比蓬佩奥之流老练成熟得多,圆滑精明得多,善于伪装得多,因而也具有更大的伪善性和蒙蔽性。其实他们在战略思维、意识形态和维护美国霸权地位等方面的本质是相同的。

  拜登上任不到半年,布林肯已多次去过欧洲。他在今年3月去往欧洲,与欧盟和欧洲大国领导人会晤后,4月份又同美国防长奥斯汀一起去了欧洲,重点是同北约秘书长会晤。5月份,布林肯又去欧洲,在伦敦主导七国集团外长会议,随后对乌克兰进行了两天访问。上月拜登总统首次出访欧洲时,布林肯全程紧跟,包括参与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小范围会谈。

  再访欧洲的五大计谋

  此次布林肯再去欧洲访问,有多重意图,既是为了延续拜登对欧洲的“魅力攻势”,也想以此释放美国国内对拜登外交战略与政策调整的压力,进一步拉拢欧洲,夯实拜登力推的美欧战略同盟关系。从各方面的评论看,此次布林肯再访欧洲主要有五大计谋。

  一是进一步显示拜登政府对欧洲和欧洲盟友的特别重视。

  布林肯国务卿如此频密地访问欧洲,很不寻常。拜登首次出访选择欧洲,布林肯接连不断地出访欧洲,显示了拜登政府对欧洲的格外重视。直白地说,布林肯在欧洲有大事要谈,有重要的交易要做

  拜登上任以来,其外交既有“去特朗普化”,也有明显的“随特朗普化”,一切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抉择。在美欧关系方面,拜登在明显地“去特朗普化”,试图大力修补修复美欧传统盟友关系,并塑造国际和地区新形势下的美欧关系,强化美欧战略同盟。

  特朗普执政时期,无论是美欧国家间关系还是美欧领导人之间的关系,都降到了历史低点。鼓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为了美国和其本人的利益,对欧粗暴蛮横,不仅对欧洲的呼声置之不理,而且多次威胁要对欧盟实行制裁和加征关税,并逼迫欧洲国家缴纳北约防务费用,提高缴费比例,导致美欧在国际政治、地缘政治和经济、贸易、科技等多个方面发生争端和冲突。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等人的关系更是糟糕,彼此连面也不想见,电话也懒得打,其结果是欧洲则逐步疏远美国,立足于增强欧洲自身的外交、安全和防务独立自主性。

  拜登执政以来,美欧关系恢复热络,这主要是华盛顿的不断主动所带来的。拜登这样做主要是三大原因,一是拜登一再声称自己注重美国的“民主人权价值观”,要在国际上坚决维护并推广这种价值观,拜登政府认为欧洲与美国有深厚的传统关系,彼此更多的共同的国际和价值观认同;二是拜登一再强调要改变特朗普单打独斗的外交愚蠢做法,注重构筑并强化美国的国际战略同盟,试图通过壮大同盟力量,应对美国锁定的竞争对手和敌手;三是美国认为中东太乱,印太地区太复杂,非洲力量较薄弱,拉美相对远离国际舞台中心,对美国而言都靠不住也靠不上,只有紧紧依靠欧洲和借助欧洲联盟力量,才能更有效地对付美国的主要对手,有效地推进美国的国际战略与外交议程,并倒促美国的国内政治、经济和科技议程。

  拜登政府虽重视印太战略,但认为美国在印太地区阻力重重,拼凑不起美国的战略同盟,当务之急还是搞定欧洲,然后再回转到印太地区。而欧洲大国对于拜登政府重视修复美欧传统战略盟友关系,改善扩大经贸合作关系,也持乐见态度,双方的合拍促成了美欧关系的升温,这样的势头料将继续下去。

<a href=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再访欧洲:微笑背后的五大计谋”>(图片说明:3月2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右)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迎接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新华社发,欧盟供图)

  二是趁热打铁,想方设法拉紧美国与欧洲的关系。布林肯的几次欧洲之行并非全面散开,而是重点突出,主要是做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欧洲大国的工作,巩固、加强和深化欧盟战略同盟。

  上月拜登在欧洲接连参加了面对面的七国首脑峰会、北约峰会和美欧峰会,美欧之间虽不无分歧,而且在对华态度上还有很多的分歧和争执,但彼此也达成了一些共识。拜登是老谋深算和步步为营的,他深知美国设想的国际同盟战略不可能一蹴而就,而需要不断做欧洲盟国尤其是欧洲大国的转化工作。因此,拜登把这几次峰会的后续落实工作交给了布林肯,布林肯此次欧洲之行虽有一些搭车,包括出席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打击伊斯兰国全球联盟部长会议、利比亚问题第二次柏林会议和叙利亚问题部长会议等,但其整个出访的中心任务还是进一步与欧洲大国密谈,促它们与美国保持战略与态度的趋同。

  三是刻意畅叙友谊,展现亲情,竭力感化拉拢欧洲国家。

  布林肯对拜登的意图心领神会,而且表现得很卖力。布林肯所到之处,都大谈美国与这些国家的传统关系和共同价值观,而且逢场作戏,见人说话,专捡对方爱听的话说。

  德国在当今欧洲具有重大影响力,布林肯因此将德国选为访欧的首站。在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外交部长马斯时,布林肯突出强调了美德关系的特殊友好性和紧密性,强调了美德关系在共同应对新挑战和优先事项方面的重要性。

  访德期间,布林肯还利用其它一些场合,回忆了他当年是如何第一次到达德国的,如何听说德国的奇妙,如何跟德国朋友学习德语,如何在德国汉堡留下了“幸福的回忆”,如何在德国的酒吧里与偶遇的德国音乐家一起唱歌,如何与德国人一起进行公路旅行。布林肯对默克尔表示,“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美国在世界上没有比德国更好的伙伴、更好的朋友。当然,首先是共同的价值观和共同的利益”。

  到访法国时,布林肯又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回忆了他当年在巴黎的学生生活,讲得绘声绘色,让法国人不无感动。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晤前,布林肯强调“法国美国最古老的朋友和盟友。我们的关系建立在我们对相同价值观的共同承诺之上——民主、人权、法治、安全和繁荣。我们密切的军事、经济和政治合作构成了我们持久伙伴关系的基础”。布林肯称,深厚的历史文化纽带巩固了美法民心相通,应对当今世界的挑战使“美国法国视为合作伙伴”。

  在返回华盛顿之前,布林肯与意大利外长迪马约共同会见了记者,强调迪马约是拜登-哈里斯政府接待的第一位正式访问美国国务院的他国外长,意大利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是“密切一致的”,美国有2000多万意大利裔人,分布在美国大小城市,很多人每年都要到意大利寻根,美意两国在过去和现在都有着紧密的伙伴关系。

  美欧媒体注意到,布林肯在各个场合的讲话以及讲述的各种故事中,实际都刻意包装了他要突出的核心内容: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共同价值观,双方面临的共同风险和挑战,而核心要义是强调彼此要进一步加强同盟关系,维护所谓的共同价值观。

  四是在遭遇欧洲国家抵触后以退为进,以适当转换语气的方式拉拢欧洲国家。

  布林肯接连进行的几次欧洲之行的目的性和针对性都非常强。头两次,布林肯针对中国讲得很露骨,语气很强硬,但欧洲人不爱听这些,不愿意让布林肯借用欧洲国家的场合指责攻击中国。

  在遭到抵制后,特别是考虑到在前不久的七国集团首脑峰会、北约峰会和美欧峰会上都有欧洲国家领导人对美国拉拢欧洲盟国一起对付中国提出质疑和争议,此次布林肯访欧时学乖一些了,虽然其三句话仍不离所谓的民主人权价值观,不离所谓的国际规则规矩和美西方所面临的挑战威胁,但直接提及中国的次数减少了一些,用词也比前几次访欧时克制了一些,以免弄巧成拙。

<a href=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再访欧洲:微笑背后的五大计谋”> (资料图片:布林肯。新华社发)

  布林肯在离开欧洲前对记者表示,“美国和我们的欧洲伙伴和盟友对中国的看法越来越趋同,但我想我们都认识到了这种关系的复杂性,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与中国的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之一。这种关系有对抗性的一面,有竞争性的一面,也有合作性的一面”。

  当天布林肯在接受意大利《共和国报》记者的专访时表示,“中国是我们在关系中处理的最复杂的国家。在一些领域它是对手,在另一些领域它是竞争者,在还有一些领域它是合作伙伴。没有一个词可以定义这种类型的关系”。当记者问到美西方联盟将如何应对中国的“威胁挑战”时,布林肯表示,“美国尊重其他国家与中国有不同关系的事实。我们没有要求任何人在我们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欧洲媒体分析认为,布林肯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高调强调美欧联合对付中国,很可能与布林肯在欧洲之行中遇到阻力有关,他已感觉到美国无力拉拢欧洲,更无法逼迫欧洲国家与美国一起对抗中国, 而不谈接触和合作。

  五是变换手法,掩人耳目,以虚假的多边主义对抗真诚的多变主义

  欧洲长期来注重多边外交,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和霸凌主义。拜登比较了解欧洲的心态,为了拼凑国际战略同盟,华盛顿变换手法,改用假借多边主义之名,在国际上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对付其他大国。美国当局对多边主义的谈论不过是唱高调,是一种遮人耳目的幌子。

  布林肯在出席为二十国集团峰会做准备的G20外长会议上,根据美国的战略和策略需要,表现出与上届美国政府很有些不同的态度,呼吁赋予通过多边机构权力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解决不断扩大的全球不平等问题,并呼吁加强应对气候变化的合作。布林肯表示,“在这些挑战和其他许多挑战上,一个强大的多边体系是至关重要的”。布林肯呼吁各国努力加强全球卫生安全,以便各国能够及早发现、预防和更好地应对未来的卫生紧急情况。

  美国多边主义的虚伪性

  乍一听,似乎美国当局洗心革面了,实际上布林肯在讲话中包含了其他用意。一些欧洲媒体评论说,拜登政府提出的一些多边主义的口号和举措都是有明显针对性的,美国承诺为联合国支持的旨在为低收入国家接种疫苗的Covax计划提供20亿美元,承诺除生产并捐赠5亿剂辉瑞疫苗等,意在对付美国所指称的其他大国的“疫苗外交”。

  美国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重新夺回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影响力,避免美国在面对其他大国积极支持全球合作抗疫,为全球抗疫提供大量疫苗的情况下遭遇的尴尬和舆论诟病。美国迄今为止仍对疫苗专利、疫苗出口和疫苗原材料外供等严格限制,并过度囤积疫苗。

  尽管布林肯费尽心机再次访欧,并使出浑身解数,但布林肯此次访欧的成效一般。拜登在访欧中没有促成的国际对抗中国联盟,布林肯同样没有做到。

  (作者周远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点击进入专题:

新闻热点精选

责任编辑:王珊珊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