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社区电商新模式!阿里MMC在武汉搞了一场“试验”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朱之丛,授权海外服务器转载发布。

一间挂着蓝色门头的店面,伫立在道路尽头。距离这里200多米的街口,烧烤、鸭脖、臭豆腐、热干面,城市夜晚的烟火气息扑面而来。

穿着清凉的美女摊主招呼着客人,孩子们三三两两坐在小折凳上吃夜宵。再往外走,是一片形如车轮的广场,一对男女握着话筒对唱《花桥流水》:“带上我的米酒,哥哥你尝一口……”

燥热,狂野,荷尔蒙在晚风中流溢。

海外服务器使用)” alt=”社区电商新模式!阿里MMC在武汉搞了一场“试验””/>

一座经历过伤痛的城市,已经回归生活的热闹底色。位于武汉市蔡甸区的这家小店,是全城唯一一个24小时社区电商自提点,阿里MMC希望将它打造成一个优化调货效率、推进便民利民的服务终端。人们随时可以走进这里,取走当天下单的生鲜日用品,无论是正午、傍晚,还是从深夜归来。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阿里MMC近场社区电商模式的一次新“试验”。今年3月,阿里巴巴成立MMC事业群,成为继盒马鲜生之后又一“新零售物种”。阿里合伙人戴珊表示,MMC的核心使命是“服务每家店,只为每个家”。

一家因信赖而生的小店

小店是在疫情之后开起来的。

店主徐丽萍,身材高大,声音轻柔;举手投足间,有着地道武汉人的豪爽和率性。

她经营一家名叫“大熊果蔬”的商铺已有七八年,也曾在阿里零售通平台做过水果批发生意。可是随着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线下客源趋于断绝,徐丽萍的生意举步维艰。

盒马集市为她带来了新思路:做社区电商吧!

需求客观存在,商业流通就不会中止。徐丽萍的身份切换成“团长”,线上下单,线下供货,新鲜蔬果一单接一单送到隔离在家的居民手上。她前前后后组建起了6个微信群,群员将近3000人。

疫情的暴风中,盒马集市帮助大熊果蔬找到了新的增长点。风暴过境后,徐丽萍也禁不住开始畅想:白天12小时服务还是太短,能不能把夜晚的12小时也囊括进去,开一间无人值守的店面,为夜半归来的人留一扇门?

她很敏锐,武汉人是热爱夜晚的。她也很辛苦,每晚要守到12点才离开,她见证了这座城市里许多无眠的人们。

12点后,店铺进入无人看管的状态,人们凭借动态密码自主提货。

更多需求得到释放,造访小店的人流量也随之提升。最让徐丽萍欣慰的是:“运营一个多月以来,从没有出现过偷拿、多拿的情况。”某种程度上,完全开放式的货物自提点,也算是对人群进行的一场信任试验。

当然,我们都知道试题的答案:在充满人情味的地方,人们总是倾向于互相信赖。

他们披戴着夜色归来

小店为附近许多居民提供了便利。而对夜半归家的人来说,这家店的意义更甚于此。

燕占飞,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区分局大集街派出所副所长。疫情爆发之际,他主动请缨,带队坚守在火神山医院86天,保障医院的正常建设和运转。

有时,燕占飞会在值完夜班后来到自提点,取一箱牛奶,带给在家等候的爱人。

在值班室,他是坚毅可靠的民警;在这里,他可以暂时忘却繁忙的警务,获得归家前一次短暂的休憩。

李少云,出租车司机。在2018年的纪录片《生活万岁》中,这名武汉“的姐”的故事为更多人所熟知:担心年幼的女儿无人照顾,她把女儿安置在后座,带着孩子开夜班车。

灯影交叠,夜色温柔又漫长,她不想错过女儿成长的每一分钟。

这本是生活所迫的无奈之举,但绝大多数乘客都对此表示出宽容。夜班收歇,母女俩到家已是凌晨3点,团长知道她跑出租辛苦,总会在自提点为她留些新鲜蔬菜。

张利娟,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科医生。她一度身处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光是去年的跨年夜,张利娟就接诊了120多名发热病人。

“我经常会想,这个病人可不可以不死?”手术台上,她争分夺秒和死神赛跑。每一台重要手术结束,张利娟都累得快要虚脱。

她习惯在盒马集市买一些零食和水果,夜班后顺路取走,作为没空陪伴孩子们的补偿。

这个狭小又安静的自提点,好像是夜归人的一个缓冲区。他们在灯下取货、深呼吸、整理衣领,准备好离开繁重的工作回归家庭。

在这里,医生不必再直面生死,司机可以和女儿亲密地说话,警察也得以喘一口气,不用为调解争端、追捕嫌犯而奔忙。

生活纵然辛苦,但谁都需要避风的港湾。

城市复苏的烟火气

时代记录着这座城市遭受的苦难和重生。

疫情期间,许多武汉本地博主拍摄的Vlog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人们惊讶地发现,这座曾经熟悉的城市流露出陌生的一面:原本人声鼎沸的,生出寂静和空旷;原本光彩照人的,变得荒凉又疏离。

冷色调的镜头下,最常见的人物是志愿者,其次是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警察。他们共同组成护卫武汉的城墙。

随着时间流逝,这座城市又逐渐被烟火气填满。武汉一天天恢复运转,“夜归族”们回归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就像潮水重新涌起,岸沿的堤坝悄然淹没在江水之中。

“他们维持着人们深夜里的安全感。”B站评论区,一名网友如此感慨,“可有些时候,他们的安全感也需要别人来照顾。”

这份照顾有时候是当事人的感激、乘客的善意、病人的康复,有时候,只是街角一盏从不熄灭的灯。

这盏灯就像是一个信标,只要灯还亮着,希望还在,人就不可能被生活压倒。

武汉有一句方言,“不服周”。

这意味着不甘心、不服输,是一种永不认输的精悍、坚韧和顽强。疫情之后,武汉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恢复新生,我们可以将之视为这座城市的精神内核,武汉人的性格底色。

守望黎明的人们

夜色已经深了,徐丽萍还守在自提点前。有人问她借剃毛推子,给自家宠物狗剃毛;徐丽萍和邻居分享经验:“尾巴和头不用剃,我家的猫咪就是这样。”

我问她:猫咪还需要剃毛?她掩着嘴笑:“我家的狗叫猫咪。”

有人上门取白天买的红提,却始终找不到货物,徐丽萍耐心指导她:“你打开订单页面查一查,是不是下了单,忘记了点付款?”

新生活方式正在入场,追赶时代的人也需要指引和扶助。盒马集市致力于把散落在街头巷尾的“夫妻店”整合到一起,正是这些微小的商铺,组成一座城市的毛细血管网络。

人货匹配,技术随行。小店们将以更精准、更高效的模式登上舞台,这背后是阿里MMC盘活区域内部资源、打造商品流通最优链路的努力。“24小时自提点”只是一个开始,还将有更多社区商铺接入线上数字化服务,从传统的零售终端变身为“社区综合服务站”。

据悉,阿里MMC正在探索近场电商模式。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终端服务的确定性和消费需求的确定性,让源头工厂和农户以最优的链路连接小店,为居民提供物美价优的服务。

曾经寂静的,此刻迎来重生;曾经陈旧的,也将焕发新貌。烟火气是一座城市的标签,更是数字生活赖以植根的土壤。

夜更深了,徐丽萍收歇了大熊果蔬的铺面,只留下盒马集市自提点的大门依然敞开。居民楼下商铺鳞次栉比,她的店面好像已经是社区的一部分,也是武汉的一部分。

夜晚还很长,还将有夜半归来的居民踏入这个自提点。小店默默留一盏灯在街角,守望着这座城市的安睡与醒来。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