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烧掉12亿:1个风口正在关闭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铅笔道(ID:pencilnews),作者:林森,授权海外服务器转载发布。

共享衣橱,这个仿佛已经被人们遗忘的赛道,最近重新获得关注。

原因是明星公司的黯然离场。7月9日,共享衣橱衣二三发布公告,称2021年8月15日将关闭服务。

海外服务器)” alt=”烧掉12亿:1个风口正在关闭”/>

会员制女性服装租赁平台衣二三成立于2015年,曾获得真格基金、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等知名VC的投资,还被阿里巴巴看好。衣二三4年共融资6轮,仅公开金额就有数亿元。

衣二三的发展历程更是共享衣橱行业的一个缩影。共享衣橱商业模式是舶来品,在国内大火是2015年,有机构统计,2015年国内一共有12家共享衣橱项目成立,前后几年融资超过12亿。

但是这个行业开局即巅峰,此后一路下滑,批量创业公司倒闭。到2018年,业内就只有衣二三、女神派、托特衣箱、衣库等几个项目还在运营。这一年也是资本的最后投注。

业内人士认为,运营成本高,盈利模式单一,都是共享衣橱模式失败的原因,疫情更是加速了行业的瓦解。但从根本上,用户需求低才是行业原罪。“天猫交易量排前十的女装品牌,占比还不到女装总交易量的10%。这意味着在国内,小品牌女装占据了绝大部分,女装种类可选择范围十分之广。”

既然女孩子们可以选择便宜又好看的一手衣服,为什么会去租二手衣服呢?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明星公司陨落

一家已经成立6年的明星企业,遗憾离场。7月9日,共享衣橱衣二三发布公告。公告称,衣二三将于2021年8月15日停止服务,届时服务器会关闭,衣二三App及相关小程序和网页都将无法登陆。

衣二三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会员制女性服装租赁平台。会员交499元月费(还有季卡、年卡等),就可以在平台租各种品类的衣服。用户每次可以租三件衣服左右,会员期不限次数,一段时间后归还,部分旧衣还会打折出售。

创立之初,衣二三提供的服装以高端为主。2016年,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曾对铅笔道介绍,平台80%的服装为国际品牌,平均挂牌价为1500元。

能穿名牌又不多花钱,这似乎一下子切中了很多都市白领女性的需求,衣二三一下子名声大噪。

衣二三出现时,国内共享经济风头正盛。投资巨浪涌来,衣二三也被资本推向巅峰。

据天眼查统计,衣二三4年共融资6轮,仅公开金额就有数亿元。公司刚成立,就获得了滴滴的天使投资人王刚的注资。接着,公司先后被真格基金、红杉资本、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等明星VC投资,其中几家持续多轮跟投。衣二三还被阿里巴巴看好,连续两次投资。

 有了资本的加持,衣二三开始大干。

衣二三先是收购北京最大干洗工厂,又耗资数亿和福奈特共建清洗仓,并在多地建立仓洗配一体式运营中心。同时,平台服装品类也有了颠覆式变化。刘梦媛曾提及,平台设计师品牌占比已提高到50%,轻奢品牌将为20%。服装来源也由100%买断降为30%,其它为品牌合作。

从数据看来,衣二三成绩还不错。刘梦媛公开提到,2018年,衣二三用户注册量超1000万人,次年超1500万人,服装超150万件,并扭亏为盈。有媒体透露,2020年初,衣二三用户已超过2200万人。此外,创始人刘梦媛还曾上榜福布斯《2018中国商界25位潜力女性》,衣二三也登上《2019一季度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榜单,被认为有10亿美金估值潜力。

衣二三在朝真正独角兽进化的过程中,口碑却在“黑化”。

早在2019年,就有用户投诉衣二三,称平台在未告知用户的情况下自动扣除月费。此外,单方面修改服务协议也让其口碑受损。在黑猫投诉平台,衣二三的投诉量为266条,大多都是“私自扣费”"衣物污渍"“违规扣钱”“客服态度差”等投诉。

“衣服上新慢,而且老是抢不到,广州仓撤了导致物流时间长了。”“他家很早开始品控就不行了。”有消费者在微博如此抱怨。

有投资人认为,共享租衣非常重运营,如果做不好,用户难以留存。在被伤过心后,许多消费者也的确表示,不会再继续用衣二三。

留不住用户的衣二三,在悄无声息中滑落谷底。

行业整体坍塌

其实衣二三的衰败早有迹象,因为其核心团队此前就分崩离析。

在2020年,媒体曾报道,衣二三联创&COO王琛已离职创业,并获得融资。衣二三CMO柯润东,也在其个人公众号提过,在2019年初就创立了个人垂直自媒体。对一个重运营的平台来说,COO和CMO的离场,打击比口碑崩溃还严重。

“女装是一个2万亿的市场,如果将来有一半人愿意用我们,那我们不就能做1万亿?”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刘梦媛曾这样憧憬过。

从万亿梦到黯然关停,是否因衣二三不够努力?回顾共享衣橱行业,衣二三还算活得久的。共享衣橱行业曾有过一段爆发期,但是大多数项目都没有撑过三年,最短的只有一年。

2014年,女神派成立,标志着国内共享衣橱商业模式出现。据速途研究院统计,2015年,国内一共有12家共享衣橱项目成立。也是从此时开始,这些项目进入批量死亡时间。摩卡盒子倒在了2015年底,魔法衣橱、有衣、爱美无忧等也没撑过2016年。连融资到A+轮的哆啦衣梦,在2017年就停止了运营。还有一些不知名项目,在无声中消亡。

到2018年,业内就只有衣二三、女神派、托特衣箱、衣库等几个项目还在运营。这一年也是资本最后的投注。

据机构统计,国内共享租衣领域共计获得了超过12亿的投资。融资轮数和金额最多当属衣二三,第二就是女神派。天眼查数据显示,女神派公开融资三次,共5100万美元。资方有经纬中国、蚂蚁金服、北极光创投、东方富海、华创资本等。女神派创始人徐百姿曾对铅笔道提到,起初平台以礼服单品租赁服务为主,后来转为服装包月租赁,并自建仓储清洗中心。

作为共享衣橱行业两大标杆之一,女神派的命运也备受担忧。女神派公众号上一条信息更新于2020年11月11日。

和衣二三一样,女神派也遭遇口碑下跌。此前就有媒体爆出,女神派擅自修改条款,拒退用户费用。还有消费者抱怨,收到的衣服有污渍,可选服装和宣传有很大出入等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针对女神派的投诉有225条,大多是退押金的问题。天眼查信息显示,公司先后两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法人代表也两次限制消费令。

共享衣橱项目走向神坛,和其商业模式有很大关系。

其一,共享衣橱的运营成本高,盈利模式单一。业内人士告诉媒体,由于共享衣橱平台单品类衣服采购量少,采购价就难以下降,也就意味着服装回本时间长。此外,共享衣橱平台营收主要依靠会员费,据媒体透露,衣二三75%收入来自会员费,女神派主要收入也是会员费。

其二,共享衣橱的最终目的是吸引会员,不断赚取会员费,需要不断购入服装,在收入不足的情况下,只能依赖资本。如果无法继续融资,就有资金链断裂的危险,陷入死循环。在2018年后,资本已基本不再进入这个行业。

外因加剧了行业的崩塌。去年,疫情期间租衣需求下降,更是共享衣橱平台没落的一大原因。

伪需求是原罪

共享衣橱平台模式固然有问题,但是导致没落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用户需求不强。

一位服装行业从业者对铅笔道分析,以国内服装行业的发展现状而言,用户追求名牌的气氛正热,这类服装租赁是有一定市场的,甚至比欧美等国家的需求还要明显。

“但是设计师品牌就不一定。现在国内一些设计师品牌,稍微火一点,就会有大批版型、质量差不多,但是价格低很多的抄袭产品出现。消费者会买一个便宜的翻版,而不是去租一个设计师款。”这位从业者对铅笔道说道。

一位长期关注共享衣橱行业的投资人认为,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共享衣橱模式是从美国传过来的,在海外市场还是可以的。但是不适合国内,因为国内电商太发达了。

这位投资人发现,天猫交易量排前十的女装品牌,占比还不到女装总交易量的10%。这意味着在国内,小品牌女装占据了绝大部分,女装种类可选择范围十分之广。“既然可以选择一些便宜又好看的衣服,为什么会去租呢?”

其实这些共享衣橱平台也尝试过别的业务,比如销售旧衣和配饰。

铅笔道在衣二三App上看到,部分旧衣正在销售。旧衣价额大多在百元以下,折扣力度很大,有的旧衣价格甚至低至0.28折。在衣二三开屏页面页面上,3.8折的Prada外套、2.4折的GUCCI背包、3.7折的miumiu包、0.6折的Cartier手表,也十分吸引人。但是在App搜索“包”,均显示已售罄。

租衣不行,那么售卖旧衣能否让共享衣橱平台回血?答案并不乐观。

“国内的二手服装,大多是运往非洲,这个需求量是很大的。但是,国内的话,二手服装可能还是仅限于高端品牌。”上述服装从业者表示。这位从业者还提到,包的流动价值是有的,但是衣服的流动价值并不大。

上述投资人则认为,女装迭代太快,也制约国内二手服装市场需求。“国内女装的迭代很快,某一样式仅流行一段时间。”

刘梦媛曾在媒体采访中提到,一件衣服平均需要3到4个月的流转才能回本。有专业人士对媒体表示,一件衣服一个月最高频率能租4次,流转30次左右就要报废。这样看来,一件衣服的租赁寿命应该更不会低于半年,过季难以避免。

等衣服过季后,就算那些名牌衣服,1~3折都不一定卖得出去。可能更多是对投资人讲故事。”这位从业者补充道。

“在过去几年里,在穿衣这件事上,它的确提供给我更多的选择。现在看来,也没有更好的替代品。”“一个App的关停不是句号,因为给予过他人价值。”在衣二三公告发出后,除了批判者,也有消费者感到惋惜。

在这个现在不被看好的赛道中,却也有部分真实的需求闪现。在未来,行业是否还会有新的机会出现,还是赛道会整体消失?如今,可能还很难一锤定音。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