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潘杰希尔山谷“不可攻克”的“神话”破灭?

  原标题:潘杰希尔山谷“不可攻克”的“神话”破灭?

  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塔利班已完全控制潘杰希尔省。

  新京报见习记者 陈奕凯

  他们来自潘杰希尔山谷。

  如宿命一般,他们又回到潘杰希尔山谷。

  他们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他们耗费20年,竭尽全力,也没能阻止这一天的到来。

  随着美军撤出最后一名士兵,“潘杰希尔雄狮”之子小马苏德与阿富汗“临时总统”萨利赫领导的抵抗军,和他们所在的潘杰希尔山谷,一度是塔利班“最后的敌人”和“最后一块未控制的土地”。

  潘杰希尔山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曾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抵挡住了苏联军队和塔利班的进攻。然而,潘杰希尔山谷“不可攻克”的“神话”似乎已经破灭。

潘杰希尔山谷“不可攻克”的“神话”破灭?▲当地时间2021年8月23日,阿富汗潘杰希尔省街景。图/IC photo

  9月2日晚间起,塔利班对潘杰希尔山谷发动猛烈进攻。9月6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塔利班已完全控制潘杰希尔省。“我们向可敬的潘杰希尔人民保证,他们不会受到歧视。”穆贾希德称。

  据海外网9月6日援引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阿富汗副总统萨利赫已离开潘杰希尔,前往塔吉克斯坦。

  “潘杰希尔雄狮”之子小马苏德

  仿佛历史的轮回。1996年,塔利班第一次掌权阿富汗时,他们唯一未控制的地区就是潘杰希尔山谷,反抗塔利班的军事领导人名叫马苏德。2021年,塔利班再次掌权阿富汗,他们最后攻打的地区仍是潘杰希尔山谷,抵抗军领导人仍叫马苏德。

  8月18日,即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三天后,小马苏德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一封“战斗檄文”式的公开信,他写道,“我今天在潘杰希尔山谷写下这封信,我将追随我父亲的脚步,再次和塔利班战斗。”

  小马苏德写道,“从我父亲的时代起,我们就耐心地收集武器和弹药,我们早就知道,这一天可能会到来。”

  小马苏德的父亲老马苏德是阿富汗历史上一名富有传奇色彩的军事领导人。老马苏德曾在潘杰希尔山谷率领游击队和民兵,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分别抵挡住了苏联军队和塔利班的入侵。因此老马苏德有个广为流传的外号——“潘杰希尔雄狮”。2001年9月9日,即9·11事件发生的两天前,老马苏德遭基地组织发动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身亡。

  和其父亲不同的是,32岁的小马苏德此前没有实战经验。小马苏德在英国接受教育,本科在伦敦的国王学院学习“战争研究”,之后在伦敦城市大学获得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据英国《旁观者》周刊报道,小马苏德的本科和研究生学位论文均与塔利班有关。

  在接受美国《外交政策》杂志采访时,小马苏德表示,“如果塔利班愿意达成一项平等的权力分享协议,那我们可以和平协商;任何低于这一标准的方案我们都无法接受,我们将继续斗争和抵抗。”

  小马苏德率领的抵抗军自称“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NRF),据估计有数千人,由当地民兵、原阿富汗政府军以及特种部队的成员组成。小马苏德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公开信中写道,“一些阿富汗政府军士兵对他们指挥官的投降行为感到厌恶,就带着他们的武器装备来到潘杰希尔山谷,一些阿富汗特种部队的成员也加入了我们。”

  但小马苏德承认,“我们的军事力量和物资供应不足。”

  “九条命”萨利赫

  老马苏德遇袭身亡后,萨利赫曾公开称,“我们永远不会背叛老马苏德,我们不会投降,我们将战斗至最后一人。”

  20年过去了,萨利赫未曾违背自己的诺言。塔利班进入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逃亡的当天,身为加尼政府第一副总统的萨利赫就离开喀布尔,向北前往潘杰希尔山谷。随后,萨利赫宣布自己为阿富汗宪法赋予的“临时总统”,公开呼吁他的支持者加入抵抗军。

  萨利赫1972年出生于潘杰希尔,20多岁时就加入了老马苏德的民兵组织,并受到老马苏德的器重。老马苏德送萨利赫去巴基斯坦学习“战后重建和管理”课程,去美国参加中央情报局(CIA)的培训项目。萨利赫因此有机会和美国俄罗斯伊朗印度的情报网络密切合作。

  2004年,萨利赫被时任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任命为国家安全局(NDS)负责人。在此期间,萨利赫开始调查当时外界普遍认为已被美军打垮的塔利班。萨利赫在阿富汗各地接触、走访塔利班成员,派遣特工渗透进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内部获取大量一手资料。

  2006年5月,萨利赫提交了一份机密报告《塔利班战略》。美国记者史蒂夫·科尔2018年出版的书籍《理事会S》(Directorate S)中披露了该文件的部分内容。萨利赫在文件中预言,塔利班将卷土重来,发动一场全面战争,令国际部队陷入困境。

  以后来者的眼光来看,萨利赫的预言成真了。但在当时,卡尔扎伊总统不认可萨利赫的预言,对这份报告的内容大为光火。萨利赫对卡尔扎伊说,“我希望时间证明是我错了,但是情报部门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此。”

  此后萨利赫一直在追踪和试图打击塔利班。2011年接受美国公共电视网(PBS)采访时,萨利赫批评当时的奥巴马政府使用无人机袭击塔利班的战术,他说,“无人机是不够的,我建议美国用空军轰炸。”

  在2019年阿富汗总统选举中,萨利赫当选阿富汗第一副总统。萨利赫由此也成为了塔利班和阿富汗其他极端组织的“头号敌人”。

  2019年7月28日,一名自杀式爆炸袭击者和三名持枪的武装人员冲进萨利赫在喀布尔的办公室。自杀式爆炸袭击者先引爆炸弹,随后武装人员开火,至少导致20人死亡,50人受伤。在这次袭击中,萨利赫本人没有受伤,但是失去了两个侄子和许多同事。

  2020年9月9日,萨利赫和他儿子一起前往办公室途中,遭遇路边炸弹袭击,造成包括萨利赫的保镖在内的10人死亡,另有15名平民受伤。萨利赫的左手和脸部受伤。

  塔利班否认对上述两起袭击事件负责,没有组织声称对这两起袭击事件负责。因萨利赫多次从暗杀、袭击中幸免于难,法国24电视台称萨利赫有“九条命”。

  失守潘杰希尔山谷?

  潘杰希尔山谷位于喀布尔以北约130公里,地形崎岖多山,易守难攻,是一座天然的“要塞”。“潘杰希尔雄狮”之子小马苏德和“九条命”萨利赫联手,能否抵挡住塔利班席卷阿富汗全境的闪电攻势,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9月2日夜间起,阿富汗塔利班和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在潘杰希尔山谷爆发激烈战斗。

  9月3日,多家媒体援引塔利班消息人士的说法,称塔利班已经占领潘杰希尔山谷。据印度《论坛报》报道,当天一名塔利班指挥官称,“叛乱分子已经被打败,潘杰希尔山谷现在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据英国路透社报道,当占领潘杰希尔山谷的消息传到喀布尔,喀布尔街头响起了庆祝的枪声。当天,另有传言称萨利赫已经逃跑了。

潘杰希尔山谷“不可攻克”的“神话”破灭?当地时间2021年9月3日,阿富汗喀布尔,有消息称塔利班控制了唯一未占领的省份潘杰希尔省,部分塔利班武装人员朝天鸣枪进行庆祝。图/IC photo

  当日,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否认了塔利班的说法。9月3日,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的发言人法希姆·达什蒂通过社交媒体表示,“我们击退了8000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和350辆越野车。塔利班损失惨重,阵亡450人,被俘130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9月4日报道,萨利赫否认塔利班占领潘杰希尔山谷,以及自己逃跑的说法。他称,“我在潘杰希尔山谷,说我逃跑是毫无根据的;我们的处境很困难,但我们守住了土地,我们仍在抵抗。”

  随着塔利班持续向潘杰希尔山谷纵深推进,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逐渐难以招架。小马苏德9月5日在社交媒体发声明称,如果塔利班停止目前军事行动,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愿意停止战斗,开启谈判。据BBC报道,阿富汗民族抵抗阵线的发言人法希姆·达什蒂已在战斗中身亡。

  塔利班发言人比拉尔·卡里米当地时间9月5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塔利班武装力量已经进入潘杰希尔省首府巴扎拉克的部分地区。

  9月6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塔利班已完全控制潘杰希尔省。“我们向可敬的潘杰希尔人民保证,他们不会受到歧视,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将为同一个国家和共同目标服务。”穆贾希德称。

  截至目前,尚未有关于小马苏德和萨利赫下落的最新消息传出。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阿富汗局势

责任编辑:刘光博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