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海地刺杀案情扑朔迷离 “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

  原标题:海地之乱的“今生” |  刺杀案情扑朔迷离,“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

  海地乱局仍在继续。

  距离海地总统莫伊兹在家中遇刺身亡,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随着案件信息的披露,事件的真相反而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除刺杀案件本身外,谁来接管海地似乎是个更大的问题。

  海地总统骤然离世,海地突陷权力真空,多方人士自称有权掌管国家事务,这让原本就处于政治分裂状态中的海地“雪上加霜”。

  海地未来该怎么走,无人知晓。

  面对当前局势,海地临时总理约瑟夫呼吁国际社会介入并提供援助,该主张遭到海地国内反对,不少海地民众认为,海地应靠自己找出一条解决之路。

  这个加勒比海北部的岛国,走到了摇摇欲坠的边缘。

  总统遇刺之谜

  “我要为莫伊兹的家庭伸张正义。”约瑟夫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道。但直到如今,真相与正义依旧无处寻觅。

  当地时间7月7日,约瑟夫发表声明称,一群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闯入了莫伊兹家中,并将其杀害。随着调查进一步开展,这群武装分子的身份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海地警方调查结果,一个由28人组成的武装团伙涉嫌参与刺杀莫伊兹,其中有26名哥伦比亚人、2名海地美国人。目前海地警方已抓捕21名嫌疑人。其中一名美国人约瑟夫·文森特,已被两名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确认为是前美国毒品管制局线人。

  当地时间7月11日,海地警察总长莱昂·夏尔宣布,逮捕了一名涉嫌策划刺杀行动的关键人物——克里斯蒂安·萨农,他联系了一家私人安保公司,招募了实施此次暗杀行动的杀手。据委内瑞拉方面透露,这家私人安保公司还曾参与过对委内瑞拉总统的暗杀行动。

<a href=海地刺杀案情扑朔迷离 “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当地时间7月10日,海地太子港,警察守卫在遇袭身亡的海地总统莫伊兹的停尸房附近。/IC photo

  找到所谓的关键人物,并没能串起案件中的线索,反而让案件陷入了更大谜团之中。

  “整个案件透出了异常古怪的气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法顿(Robert Fatton Jr。)对新京报记者指出。

  目前刺杀案件主要有三个谜团。

  首先是哥伦比亚退伍军人在刺杀案件中扮演的角色。

  一般认为哥伦比亚退伍军人主要执行刺杀行为,但法顿指出,实际上,哥伦比亚退伍军人应被精心培训过,但他们在刺杀行动后的撤退计划非常糟糕,这显得很奇怪。对此,路透社给出了另一种可能的解释,即这些哥伦比亚退伍军人可能是去现场为海地总统提供安全保障。

  据路透社报道,在莫伊兹被杀当天,其中一名哥伦比亚退役军人曾对家人说道,由于他们来得太晚,对于被保护对象,他们已经无能为力。哥伦比亚退役特种部队狙击手Matias Gutierrez表示,如果不是因为新冠肺炎检测阳性,他原本要一同前往海地,Gutierrez指出他们撤退混乱不堪,这是因为他们不是去执行刺杀,而是应总统安全部队的要求前去支援。”

  其次是幕后策划者的身份。

  法顿认为,萨农本人处于破产状态,他很难花费大笔钱财雇用杀手,因此萨农是幕后首脑一事非常值得怀疑。据海地警方调查,在刺杀发生后,萨农又联系了另外两人。那两人极有可能是刺杀行动的幕后策划者。

<a href=海地刺杀案情扑朔迷离 “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有消息称,哥伦比亚退役军人前往海地并不是为了刺杀而是为了提供安保。/路透社报道截图

  最后是莫伊兹身边安保的作用。

  根据海地司法部门发布的调查报告,在此次刺杀事件中,海地总统死亡,海地第一夫人重伤,但应负责二人安全的安保人员均未受伤。目前,由于安保人员在当晚行为存在疑问,部分人员已被替换。

  近期,海地总统府安全负责人的行踪也被发现存在“异常”。当地时间7月12日,哥伦比亚警察局总长巴尔加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海地总统遇刺案发生前,海地总统府安全负责人以哥伦比亚为过境点,频繁前往厄瓜多尔、多米尼加共和国和巴拿马等国,目前正在调查其出访目的。

  就刺杀性质来看,分析人士看法也多有不同。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中美洲和加勒比研究中心秘书长王鹏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此次刺杀应当是一次政治事件。

  王鹏认为,莫伊兹在执政期间面对许多政治争议,例如推迟国会选举,推进制订新宪法,在任期问题上拒不让步。他在没有反对派支持的情况下,单方面推进制宪,引发反对派的强烈不满。正因如此,第一夫人马蒂娜·莫伊兹在苏醒之后就表示,莫伊兹遇害与打算举行新宪法公投有关。

  美国雪城大学法国与加勒比文化研究教授让·若纳桑(Jean Jonassaint)则有不同看法。他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次刺杀可能与政治行动无关,“我认为海地反对派没有足够的资源能策划一起如此精心组织的暗杀。”

  权力真空之下

  “此时此刻,没人知道到底谁在做主。”法顿说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这个有约1100万人口的加勒比国家原本就深陷政治动荡、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和不断恶化的新冠疫情之中,如今海地民众又面临着更加不确定的未来。

  自莫伊兹意外身亡,约瑟夫一直代行总统职权,并得到了联合国和美国的支持。实际上,当地时间7月5日,莫伊兹已经任命了前政府部长阿里埃尔·亨利为新任总理,约瑟夫本应在莫伊兹被刺杀那周下台。

  据美联社报道,约瑟夫表示已经与亨利达成一致,暂时由他接管海地,称自己是“在职总理”,然而亨利却在其他采访中强调,自己才是“在职总理”。

  海地不只有两个总理,海地仅存的民选机构还选举出了新的临时总统。

  当地时间7月9日,仅剩10人的海地议会参议院选举参议院议长约瑟夫·朗贝尔为海地临时总统,否认约瑟夫有权代行总统职权。

<a href=海地刺杀案情扑朔迷离 “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当地时间7月12日,海地太子港,海地警察召开新闻发布会。/IC photo

  据《海地先驱报》报道,现在海地主要有两种声音,一派支持约瑟夫,另一派则认为声称掌权的人都没有“合法资格”接管国家。

  法顿指出,这是因为能授予合法资格的议会早就在1年多前停摆了,三名领导人都没有通过必要的宪法程序就获得了政府职位,因此三人的掌权合法性都非常薄弱。

  2020年1月,议会中众议院的所有议员以及大多数参议员的任期届满,海地没有举行立法选举,导致海地的议会变成了“空壳子”。没有了议会,莫伊兹仅靠下达政令来治理国家。

  这进一步引发了总理职务合法性问题。根据海地法律,海地总理须由总统任命,并由议会批准。由于议会无法正常运行,约瑟夫和亨利都只由莫伊兹任命,而缺乏议会批准这一环节。

  虽然朗贝尔是由参议院选举为临时总统,但参议院仅剩10名议员,前海地众议院议长Gary Bodeau认为,仅剩三分之一的参议院不能授权朗贝尔合法资格,因此他没有管理海地的宪法权力。

  面对权柄僵局,若纳桑认为,现在三个领导人应该努力找到共同点,或者将此事转交,由海地最高法院或参议院做出最终决定。

  如果海地国内难以就未来道路达成一致,或导致灾难性后果。王鹏分析称,海地有多个力量中心角逐执政权,一旦矛盾激化,它们对执政权的角逐很有可能导致国家陷入剧烈的冲突之中。

  “一旦剧烈冲突发生,届时海地民众可能会逃至其他国家。”法顿指出,1991年,海地曾发生过一次军事政变,当时就有大量海地难民乘船逃到美国佛罗里达州。如今海地经济状况、安全状况都极其糟糕,类似的情况可能再次发生,由于美国的移民政策,海地民众很难直接前往美国,可能逃到巴西智利等地。

  海地国内政局混乱,约瑟夫还呼吁国际社会介入。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海地临时政府表示当地警察力量不足,缺乏资源,已经呼吁美国和联合国派遣部队保护海地关键的基础设施,帮助稳定海地局势。

  然而,这一诉求遭到不少海地国内民众反对。

  据《纽约时报》报道,许多海地民众批评了海地临时政府要求美国出兵的主张。前联合国官员、海地民主活动人士Monique Clesca表示,他并不希望美国军队驻扎在海地,约瑟夫也没有合法资格以海地民众的名义提出这样的请求。

  尽管此次刺杀事件骤然将海地至于巨大的不确定性中,但不少海地民众认为,这其实也是一次机会。

  报道称,长期以来,海地民众一直希望海地能够进行机构改革,但海地民众的需求总被搁置一边,而国际干预常常加剧了不稳定局势。因此,如今到了需要依靠海地自己找到解决国家不稳定问题的时候。

  法顿也认为,海地的问题还是应该由海地民众自己解决。但不论承认与否,海地现状更为复杂,因为国际干预已经在海地存在,现在最理想的情况就是,国际干预尽量不参与最终的决策过程,如果国际干预想要发挥建设性作用,他们可以努力让不同党派的政治人士聚在一起,然后把问题留给海地人自己解决。

  帮派暴力之乱

  政治上缺乏明确的领导人,海地帮派团伙也“蠢蠢欲动”。

  当地时间7月10日,其中一个海地帮派团体头目发布了一段视频,呼吁其帮派追随者回到海地,走上街头“实施合法暴力”,以“正义”对抗懦弱的外国雇佣军。

  据美联社报道,近期帮派团体在太子港盗窃了数万袋糖、大米和面粉,还洗劫和烧毁了不少房屋住宅,导致成千上万的海地民众不得不在教堂、体育馆等地寻求庇护。专家称,这是近20年来海地发生的最严重的暴力事件。

  除了街头暴力风险增加,帮派团体还想占领海地的经济。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帮派团体要求在海地的叙利亚裔和黎巴嫩裔企业主离开,因为帮派团体想要把海地经济当做“人质”。“是时候让像我们这样的人拥有超市、汽车经销商店和银行了。”

  太子港的帮派团体还封锁了通往海地南部的道路,严重扰乱了商业运营,还阻挠了汽油运输。当地一名记者告诉《华盛顿邮报》,“长期以来,出门就像是一场赌博,民众知道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a href=海地刺杀案情扑朔迷离 “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帮派暴力使海地更难从刺杀事件中恢复。/美联社报道截图

  美联社指出,海地政府陷入混乱,警察力量薄弱,帮派团体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帮派暴力升级或使海地当前局势更加复杂。

  早在莫伊兹被刺杀之前,海地就处于混乱之中,由于通货膨胀、食品短缺、政府腐败,海地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几个月。致命的帮派暴力也一直在持续,仅在今年内,海地首都太子港就有数百人死于帮派暴力。

  帮派暴力是海地的多年顽疾,内外因素共同导致了帮派暴力肆虐的现状。

  法顿指出,就内因而言,国家的孱弱导致帮派暴力猖獗,警察无力与帮派暴力对抗。另外,贫困问题也导致帮派暴力层出不穷。因为没有赖以生存的其他可能,许多人只能通过加入帮派才能赚钱,谋求生计。

  从外因来看,帮派暴力也与海地政治有关。美联社指出,海地帮派长期由有权势的政客及其盟友资助。法顿补充道,几乎所有海地政党甚至私人部门都会与帮派进行私下交易,进而换取利益。这进一步放任了海地帮派发展,还导致帮派势力获得了一定的政治权力。

  想要根除顽疾,还须依靠海地自身发展。若纳桑认为,除非海地经济发展,民众专注于本地生产,让人们能够养活自己和家人,孩子也能接受教育,让海地人感受到有切实的未来,否则帮派暴力很难停止。

  未来选举之路

  如今乱局之下,谁都没有为海地今后的发展制定出一份完整的路线图,但就下一步行动来看,海地可能会迎来选举。

  据路透社报道,约瑟夫表态称,原定于今年9月举行的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计划不变。联合国海地问题特别代表海伦·拉利姆对此表示欢迎,称利益相关方需要搁置他们的分歧,找出一条共同的道路,以和平的方式度过这一困难时刻。

  就目前政局而言,这或许不是进行选举的最佳时间。

  “在如今情况下举行选举,其实有点疯狂。”法顿分析称,近三到四个月内进行选举都不太明智。海地安全问题突出,帮派暴力横行,现在缺乏组织选举的现实条件。另外,负责选举事务的委员会也由莫伊兹任命,反对派也对其举行选举的合法资格提出了质疑,由此选出的官员也会受到质疑。因此,近期选举未必是解决乱局的方法,反而可能会进一步引发政治不稳定。

  王鹏则认为,对海地而言,现在最迫切的是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过渡政府,才能引导国家完成接下来的一系列选举,从而带来一个具有合法性的新政府。

  法顿补充道,想要形成稳定的过渡政府就需要先让政府团结起来,政府需要出面解决帮派暴力问题,部署有效警力,尝试与帮派谈判,解决了一系列当前棘手问题后,才能为选举铺平道路。“这显然不是一日之功。”

<a href=海地刺杀案情扑朔迷离 “权力真空”状态何时结束?”>争夺权力,机构破碎,海地如何解决现状?/《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即便进行选举,选举也须保证公正、自由。美国迈阿密大学法学教授欧文·斯特兹基(Irwin P。 Stotzky)认为,仅靠一小群人决定海地的命运,会让海地情况变得更糟,选举应让大多数海地人对国家大事发出他们的声音。届时可以设立委员会,广泛征求海地民众的意见,然后决定具体举措。如果这个运动能够自下而上发展,并获取权力,那么情况会得到好转。如果不能,海地还会面临相同的危机。

  文/若曦、谢莲

点击进入专题:

海地总统莫伊兹遇刺身亡 新闻热点精选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