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新京报:韩国跻身“发达国家”,不只靠“富”

  原标题:韩国跻身“发达国家”,不只靠“富” | 新京报专栏

  此次将韩国确定为“发达国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新京报:<a href=韩国跻身“发达国家”,不只靠“富””>▲世界银行的高收入经济体衡量标准取决于人均GDP。图片来源:pexels

  文 | 王明远

  当地时间7月2日,在瑞士日内瓦总部举行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第68届贸易和发展理事会上,195个成员国一致通过,将韩国的地位从原来的“发展中国家集团”升至“发达国家集团”(即B集团)。

  这标志着韩国完成了一系列关于“发达国家”的“国际权威认证”,彻底撕掉了“发展中国家”标签。

  上世纪末韩国就已跻身“发达国家”

  关于发达国家评定的标准,目前最为人们所知的有四个:第一个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身份。目前OECD共有38个成员国,韩国从1996年起加入,是亚洲仅有的三个成员之一。

  第二个是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的发达经济体,包含39个国家和地区,韩国是亚洲7个成员之一,从1997年开始被列入名单。

  第三个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人类发展指数(HDI)极高国家,HDI包含平均寿命、受教育年限和人均国民总收入三个维度,0.8以上被视为极高国家,截至去年有68个国家超过0.8,韩国于1999年成为人类发展指数极高国家,目前指数为0.916,排名第23位。

  第四个是世界银行的高收入经济体,它的衡量标准是不断上浮的,初始是人均GDP6000美元,2004年提高到1万美元以上,目前的门槛是12696美元,包含82个国家或地区,这也是所有发达标准中门槛最低的一个。韩国是1999年达到上述标准,目前排名第26位。我国也有望在五年内跻身世行高收入经济体名单。

  另外,经济学界还有一个权威经济社会指数,以及清廉指数等指数的综合加权平均测算,可以更全面衡量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

  根据这个综合指数,韩国完成发达程度为72%,排名全世界第25位,稍低于美国的76.8%,高于意大利的69%。所以,从上世纪末,韩国就已经确定无疑跻身为发达国家,并获得全世界的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只是联合国的分支机构之一,而同属于联合国常设机构的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早就将韩国列为发达国家。

  因此,此次将韩国确定为“发达国家”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一些媒体称“联合国认定韩国为发达国家”,这个说法其实很不准确。

新京报:<a href=韩国跻身“发达国家”,不只靠“富””>韩国总统文在寅。7月6日,他表示,韩国国际地位变更,“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韩国为何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这次会议的最大看点实质是:这是1964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成立以来,首次将一个“发展中国家”升格为“发达国家”。

  这说明,半个多世纪以来,随着科技进步和全球化,虽然全球涌现出几十个发展成就颇为不错的新兴经济体,但是只有几个东亚经济体成功实现了由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转变。

  而曾经有过非常不错发展成绩的拉美、东南亚四小虎和多数苏联东欧国家,都最终未能完成这个过程,掉入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可见,成为发达国家是个艰难复杂的过程,这也给我国未来发展转型提供某些警示和经验。

  为什么以韩国为代表的几个亚洲经济体能够完成向发达国家的华丽转身呢?从发展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的角度看,他们有以下几个共性:

  第一,通过持续的工业化以实现现代化。

  全世界所有真正发达社会都是工业化社会。这也是OECD等最权威发达经济体评选,从来不认可海湾石油富国是发达国家的原因。

  一个社会工业化的历程,也是全方位现代化的历程。只有通过工业化才能实现社会生产组织能力、管理水平、人口素质的系统现代化;没有经过这个过程,不可能跨越现代化的历史峡谷。

  所以,大家到沙特等石油富国旅行,往往会有很多魔幻的感觉,一方面有全世界最奢华的建筑、最密集的豪车,但是另一方面城市公共服务很差、人口素质平平,可以说“穷得只剩下钱”。

新京报:<a href=韩国跻身“发达国家”,不只靠“富””>韩国首尔夜晚街景。图片来源:pixabay

  第二,在初步工业化之后,实现了经济和社会制度的现代化,建立起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并且实现了社会治理体系的现代化。

  反观那些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在这两方面都做得很欠缺。因此,只能实现本国资源要素或外国资本红利带来的初步的、粗放型的工业化,而无法创造持续发展动力,实现内生型、高质量的发展机制。

  我国“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接连强调“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无疑是精确地把握了时代脉搏,成功促进了我国经济从高速度到高质量增长转变。

  第三,从社会文化土壤上看,发达经济体都是极其重视教育文化、“理性主义”主导的社会。

  二战后,有机会迈入发达社会门槛的,除了原有的西方国家外,无外乎在两个区域:一是东亚儒家文明地区,二是犹太文明的以色列

  为什么现代化发生在这两个地方?因为这两种社会的文明都极其重视教育,崇尚勤奋、节俭。

  人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这些文明特质,决定了这些地方可以有高素质劳动力,使他们获取了发达国家产业转移的机会;节俭的传统,也有助于完成资本积累,实现持续的工业化,而那种私人和政府财务纪律比较差的国家,只能实现间断性的发展,很快就会陷入债务困境,从而失去进一步工业化的动力。

新京报:<a href=韩国跻身“发达国家”,不只靠“富””>▲韩元。图片来源:pixabay

  韩国政府于1960年开始经济现代化的探索,但是站在那个时间节点来看,这个国家人多地少、资源匮乏,地理位置不怎么优越,战争的创伤也还没有被完全医治好。

  要论基础和条件,韩国既比不上阿根廷、乌拉圭、巴西等拉美国家,也比不上殖民帝国留下丰厚遗产的印度南非等国。然而,几十年后韩国笑到了最后,成为为数不多的飞跃龙门者之一,其成功经验值得认真总结和学习。

  而这些经验,实质上也正是前述提到的发展中国家跻身发达国家的几点共性,这也值得我国在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借鉴、学习。

点击进入专题:

新闻热点精选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