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接种率仅33% 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原标题:接种率仅33%,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连续20个月,叶夫根尼·里亚博夫(Yevgeny Ryabov)目睹新冠病人从莫斯科一家医院的门口进进出出,有些人活着走了出去,而一些人的生命永远地停留在了某一刻。

  一次又一次,里亚博夫看着新冠病毒摧残病人的身体。有些垂死的人会在弥留之际后悔,自己没有打疫苗。

  “他们通常会找一些借口,拖延到‘明天’,但不幸的是,他们已经没有明天了。”里亚博夫10月22日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下如此一段意味深长的话语。

  近期,有关俄罗斯疫情的震惊消息接踵而至。塔斯社10月26日下午数据显示,俄罗斯过去24小时日确诊数达到36466例,死亡病例数为1106人,均是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峰。至此,俄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达到830多万,死亡人数超23万。

  稍早之前的10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宣布:因为疫情蔓延,全国于10月30日到11月7日带薪休假9天,各地政府还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提前放假或延长放假时间。引发各国媒体的强烈关注和争相报道。

  俄罗斯疫情何以严重至此?疫苗接种率仅约33%是最直接的原因之一。虽然早早研发出新冠疫苗“卫星V”,但俄罗斯的接种率不仅比不上包括七国集团(G7)在内的发达国家,还低于巴西伊朗等接收“卫星V”的国家,与泰国的接种率接近。低疫苗接种率,同时还让俄罗斯的死亡病例高企不下。

  但在这背后,折射出的却是俄罗斯防疫政策、政府结构,以及民众意识上的种种问题。这些要素综合在一起,酿成了如今看似已“不可收拾”的局面。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俄罗斯索科尔尼基(Sokolniki)内抗击新冠的医护人员 CGTN图

  “俄罗斯医院内的悔恨与恳求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俄罗斯已经历了数波病例高峰。去年入冬,俄罗斯的确诊数一路从日均5000左右,攀升至日均20000例以上。

  随着气温回暖,以及新冠疫苗的推出,俄罗斯的确诊数有所下降。但从今年6月开始,俄罗斯的确诊数再度回到日均20000例以上。进入10月后,确诊数更是攀升至日均30000例以上。

  塔斯社10月26日通报的36466例日确诊病例,以及1106例死亡病例,更是创下历史新高。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抛开冰冷的数字,一些鲜活生命的逝去,更突显出疫情的严峻形势。10月18日,b站账号@巴甫洛夫的下酒菜 于深夜更新动态,表示刚得到账号原主人巴甫洛夫大叔家人的通知,大叔不幸感染新冠,救治无效,于前几日不幸离世。

  巴甫洛夫大叔是一名俄罗斯的美食up主,自去年开始在b站上和网友分享一些俄罗斯的美食和美酒,因其“向一切敬酒”的乐观赢得了网友的喜爱,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累积了十五万的粉丝。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而他突然的离世,不仅让那些与他在网络中相识的网友在评论区聚集而生一场“云哀悼”,也让很多人认识到俄罗斯疫情的严重性。

  还有一些骇人听闻的影像,在俄罗斯社交媒体VK上传播。根据美国“每日野兽”(Daily Beast)的转述,在俄罗斯新乌拉尔斯克(Novouralsk)的医院内,一名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人躺在床上,无人问津。发布视频的人在走廊上奔跑,声嘶力竭地尖叫,想让医护人员停下来照顾死者。但在一分多钟的视频里,无人回应她的请求。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VK上流传的医院一幕

  后来,死者的侄女奥克萨娜·库兹涅佐娃(Oksana Kuznetsova)在博客中说,她的叔叔瓦迪姆(Vadim)于10月5日住进了这家医院,但医院里无暇看护他。拍摄视频的人后来告诉库兹涅佐娃:“他窒息而死。我去请医生,但一个人也没有。”瓦迪姆最终于10月12日去世。

  视频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后,当地的调查委员会开始调查此案。最终,当地政府决定解雇医院院长维克多·多尔古申(Victor Dolgushin)。

  但“每日野兽”认为,这一幕背后是目前俄罗斯的医院正受到新一轮疫情的强烈冲击。而医护人员的短缺,正加剧这场危机。有些已经退休的医护人员,也紧急返回一线抗击疫情。

  22日,官员们表示,俄罗斯的医院床位很快就用完了,俄罗斯流行病学权威医生丹尼斯·普罗申科(Denis Protsenko)当天也说情况“接近危急”,疫苗接种处于停顿状态。

  早在俄罗斯“卫星V”疫苗问世之前,里亚博夫已经有5名同事死于新冠肺炎。但疫苗问世之后,他在医院里看到的只有“恳求与悔恨”。

  已经摆脱重症的51岁建筑师奥尔加·利兹科(Olga Ryzhko)躺在病床上说:“我知道,如果不是他们(医护)救了我,我就不会在这里。”她不是一名反疫苗人士,但一直在推迟接种。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利兹科那样幸运。过去一个月,与利兹科共用重症监护病房的女性,一直在积极地鼓励她继续与疾病斗争。但本周一(25日),她不幸因新冠肺炎去世。

  “这真的很可怕。”利兹科说。

  最早注册的疫苗,为啥接种率那么低?

  包括里亚博夫在内,很多专家和媒体都将俄罗斯如今的形势归结于低疫苗接种率。根据“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俄罗斯目前一共接种了1.01亿剂疫苗,4790万人接种了两剂疫苗,占总人口的33.2%。

  从接种的比例来看,俄罗斯不仅远远低于G7集团,以及一众欧洲国家,还低于伊朗(35.9%)和巴西(54.3%)这两个接收了“卫星V”疫苗的国家。截至9月30日,伊朗一共接收了6000万剂“卫星V”,而巴西接收了1000万剂,同时在国内生产了800万剂。

  从产量来看,“卫星V”似乎问题不大。迄今,已经有75个国家或地区宣布了“卫星V”的紧急使用,2个国家宣布了完全授权使用,超过1亿剂疫苗广销海外。

  那么,难道是疫苗的有效性出了问题?“卫星V”是世界上最早注册的疫苗,于去年8月11日投入使用。初期,外界确实有关于“卫星V”有效性和安全性方面的质疑,迄今世界卫生组织(WHO)也未将疫苗列入紧急使用清单。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俄罗斯的“卫星V”疫苗 澎湃影像图

  但是在今年2月2日,国际知名医学刊物《柳叶刀》发表文章称,俄罗斯“卫星V”(Sputnik V)疫苗三期临床试验的最新中期分析结果表明,该种疫苗的有效性可达到91.6%。

  很多西方媒体认为,民众的不配合,是俄罗斯疫情迟迟无法舒缓的另一大原因。除了时不时暴发的反封锁游行以外,民众不配合防控措施,不接种疫苗的新闻屡屡见诸报端。

  例如,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驻俄罗斯记者查尔斯·梅恩思(Charles Maynes )声称,尽管第三方机构已经验证了俄罗斯“卫星V”疫苗的有效性,但俄罗斯人并不信任本国“充斥着阴谋和宣扬不信任一切的官方媒体”,这也让很多人否认疫苗的有效性。

  一名叫做马尔科夫的73岁老人本月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由于“潜在的健康问题”,他没有接种疫苗。“我认为他们强迫人们这么做(接种疫苗)是不对的。领养老金的老年人又成了‘目标’?这完全不能接受。”

  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Sobyanin)呼吁民众,特别是老年人接种疫苗。他指出,在莫斯科60岁以上人群的接种率略高于30%,而在莫斯科医院内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中,60岁以上的人占86%。

  不仅老年人,年轻人也是如此。34岁的罗马申科(Elena Romachenko)认为,一个人可以控制自己的健康。“吃得好,做运动,”她说。“去度假胜地,去海边,去山上,你就会健康。”

  但莫斯科物理与技术研究所(Institute of Physics and Technology)基因组工程实验室负责人帕维尔•沃尔奇科夫(Pavel Volchkov)认为,大多数拒绝接种疫苗的人并不是反对疫苗,而是认为他们不需要疫苗。

  “我称之为超级英雄综合症。”他如此总结。

  为了推行疫苗,俄罗斯多地已经发布了彩票、奖金和其他激励措施加快注射的速度。莫斯科更是推出了半强制性的措施,规定从下周一开始,如果60岁以上的没有接种过疫苗,或感染过病毒,就必须在家待到2月25日。

  普京也屡次呼吁民众接种疫苗。当地时间20日他同俄政府人员召开视频会议,呼吁俄罗斯民众积极接种疫苗,并称接种疫苗总比感染新冠病毒好。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普京20日宣布放假

  普京当天说:“最好接种疫苗。为什么要等着疾病及其严重后果呢?”

  普京还说:“我再次呼吁我们所有民众积极接种(疫苗)。这里说的是你们得到保护、你们的安全、生命,最后还有你们亲人的健康。”

  疫苗的低接种率,让俄罗斯的死亡病例高企不下。目前,英国的日确诊人数与俄罗斯相仿,都在36000例左右的高位。但英国的日均死亡病例在100例左右徘徊,远远低于俄罗斯的1000多例。

  俄罗斯疫情,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从一开始,俄罗斯的对外防控政策就似乎走错了方向。当武汉疫情爆发之后,俄罗斯立即关闭了远东地区的中俄边境口岸,并且暂停向中国公民发放纸质或电子签证,随后严格限制韩国伊朗等疫区人员入境。但问题在于,真正的威胁其实来自欧洲,而不是中国。

  2月底,南欧国家的疫情集中爆发,在地中海沿岸国家旅游的人群大范围感染新冠,但却没有引起俄罗斯的足够重视。于是,当意大利出现疫情时,大批俄罗斯人还前往南欧度假。

  直到3月13日世卫组织宣布欧洲成为重灾区之时,俄罗斯才开始限制往来欧盟和瑞士的航班,但莫斯科飞往欧洲各国首都的航班仍然畅通无阻。3月27日才最终宣布暂停所有国际航班。

  在这期间,至少150万人从欧洲回国,这就为疫情的传播打开了方便之门。2020年4月8日之前,俄罗斯确诊病历中的60%都来自欧洲。从4月初到5月初,单日新增感染人数呈几何级数增长。严控两个月之后,单日新增感染人数仍超6千人。

  正如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去年4月17日指出,欧洲疫情迅速暴发是俄罗斯始料未及的,这给俄罗斯的疫情防控带来了很大的内忧外患。

  随后,俄罗斯多地陆续实施封城和居家隔离等措施。但俄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嫌隙,以及民众的不配合,始终没有让俄罗斯实施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封锁”。

  去年,俄罗斯就屡屡爆发反封锁游行。而在今年欧洲杯期间,很多球迷就不戴口寨聚集在一起的场景,更是触目惊心。

接种率仅33% <a href=俄罗斯日增确诊及死亡连破纪录”>

  《卫报》记述称,上周五(22日)晚上,莫斯科的街道上充满活力。市中心一家叫做Simach的酒吧里,汗流浃背的人们在跳舞,外面排着长长的队。“看着人群,你很容易忘记俄罗斯是全球新冠疫情的中心。”

  “感谢上帝,我们可以去酒吧,没有任何限制。我反对任何封锁,它们会毁掉我的生意,”34岁的娜塔莉亚·德拉加诺娃(Natalia Draganova)说。她在莫斯科经营一家小服装店。

  观察者网专栏作家,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师原泉曾撰文指出,疫情的暴发,反映出了俄罗斯政治体制的低效。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实际上是一种权力来源自下而上的联邦制,地方的权力非常大且盘根错节。普京上台之后虽然采取了一系列的“削藩”措施,一定程度上将权力聚拢回了中央,但仍然无法有效地将国家的政令彻底贯彻到基层。

  “久而久之,俄罗斯政府部门间,中央与地方之间,政府与基层之间的官僚主义现象日益严重,地方、部门、基层对政府的决定选择性执行乃至阳奉阴违已经变成了常态,导致国家的政策难以贯彻执行(或执行走样)。”

  10月20日,普京采纳副总理戈利科娃的建议,从10月30日到11月7日,全国至少带薪休假9天。其实,这不是普京第一次因为疫情而放假。今年3月,普京就宣布因疫情全国放假一周;5月份,普京又发布总统令将劳动节与胜利日假期相连,全国连续放假10天。而此前的一次次放假和停工并未有效遏制疫情。那么,当前的放假举措是否能真正起到良好效果呢?

  对于俄罗斯政府来说,持续贯彻抗疫措施,几乎是不可能的。从疫情暴发至今,政府就始终在控制疫情还是发展经济之间来回摇摆。疫情冲击下的俄罗斯经济发展停顿,若不尽快复工复产,经济问题就有可能演化为政治和社会问题。这就导致俄罗斯国家对疫情的防控时紧时松。

点击进入专题:

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