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抢跑俞敏洪,教培人“玩命”直播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 | 王敏 编辑 | 金玙璠,授权海外服务器转载发布。

最近,教培行业大佬俞敏洪刷屏了。从捐8万套桌椅给乡村学校,到宣布将带领几百名老师直播卖农产品,一时间,全网都在“敬”俞敏洪是条汉子,说“俞敏洪是体面人”。

质疑声也随之而来。11月14日,针对“新东方不应照搬李佳琦”的声音,俞敏洪在抖音直播间回应称,能看到直播的不易,但也一定会努力前行。

教培行业的整体收缩还在继续,近日,好未来、新东方、高途相继宣布要在年底前停止K9学科类培训。而在俞敏洪“务农”之前,已经有多批教培人先于他进场直播带货。

10月下旬,北京一教培机构的校长刘岩带着合伙人参加了为期9天的半封闭教培机构转型直播带货实训营。他对深燃说道,无一例外,当期24个营员都是曾经的教培人,此行都是来寻找出路的。刘岩参加的第一期结束之后,实训营的第二期也很快满员。

刘岩并不是最早一批试图转型直播带货的教培从业者。事实上,早在2020年疫情期间线下教培停摆时,就有一批教培从业者先行转战直播,还有教育MCN拿到融资,但彼时,大多数人的想法,只是停留在将已有业务与短视频结合的层面。

到了2021年7月底,“双减”政策正式官宣,大量教培人不得不寻找新方向时,直播带货才真正被当作“救命稻草”。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教培行业今年以来流出了上百万人。

有的教培人在短视频平台上面向学生、家长等群体卖课、售书,有的则成了纯粹的带货主播,还有的是指导教培人转型直播带货……过去三个多月里,从湖南长沙以开摩的作为过渡的英语老师杜涛涛、自称负债7000万的河南于欢英语创始人王向华,到自曝曾为字节跳动大力教育英语负责人的胡赛楠等,都出现在了短视频平台上。

抢跑俞敏洪,教培人“玩命”直播

短视频平台上的王向华、杜涛涛、胡赛楠

图源 / 抖音

从线下到线上,从深耕教育行业到踏足风口期的直播带货,他们不奢望上演罗永浩的“神话”,但希望至少能靠着直播带货熬到春暖花开。

现在,俞敏洪这个教培巨擘也走进了直播间,这让那些正在入场的教培人又多了一份信心。

兜兜转转,

教培大军迈向直播带货

“Life is up and down。”教培老师杜涛涛失业后,在短视频平台以“昨天我还是一名英语老师,今天却变成了一位摩的司机”这样的反差身份,走到了聚光灯之下。

国庆节当天,他骑着摩的到橘子洲头朗诵英文版《沁园春长沙》的视频,至今获得了超7万点赞。在10月中旬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他提到,跑摩的就是想体验生活,但没想到能引来这么多关注。误打误撞下,杜涛涛成了一名知识博主,以拍摄英语学习的短视频为主。

在时代的洪流中,今年下半年出现在直播间的教培从业者们背后的故事多少有些相似

杜涛涛并非处境最艰难的那批人。河北廊坊的赛文英语校长Steven告诉深燃,他从事教培行业十年,曾经的3家线下校区,如今还剩2家在慢慢完成课程消耗,还负债300万元。天津的韩淑钦对深燃表示,今年上半年选择扩张,在自己此前的学科机构楼上新开了一家街舞机构,没了学科机构输血,如今负债还有近80万。北京的刘岩,6家线下校区多家在昌平,好不容易撑过了疫情,撑过了“双减”,最后他在今年10月的局部疫情反弹中下定决心,关店止损。

曾在线下开了30余所分校的王向华,在7月份机构因经营不善宣布停课后,开始了“不跑路直播”,并通过短视频记录日常感悟。

在短视频中称负债7000万的他,甚至成了很多教培转型者的信念支撑:一个比自己处境更艰难的人,都在寻找出路,自己又怎么能停下。

自2020年疫情以来,遭遇线下停课的教培行业,日子原本就不太好过,今年7月以行业环境发生变化,,让家长退费、员工发薪、股东退股这些几乎不可能同时遇到的难题,全部堆到了一起。

也许对刚刚入行的年轻从业者来说,换赛道、换领域的成本还较小,但对于在教培行业深耕十余年,人至中年甚至身负巨债的人而言,转型更迫切,却也更艰难。胡赛楠找了一段时间工作后,在短视频中称:“根本就没有人搭理我”。

此路不通,很多人又重新盯上了直播带货这条路。毕竟,这是一个已经被验证过的方向。2020年疫情的冲击之下,就有一批教培从业者转战直播带货行业,挖到了第一桶金。

如今的“网红校长”覃流星,就是较早一批走到线上做直播的教培从业者。他创办的101名师工厂,是一家将线下大咖孵化成网红知识博主的机构,在去年获得了千万元级别的融资。他单场直播卖课300万的成绩,一度被视为教育圈带货“天花板”。他的抖音介绍这样写道:已签约1000位知识博主,孵化学员超过万名。

抢跑俞敏洪,教培人“玩命”直播

图源 / 抖音

这个圈子的暴富神话并不少。素人博主“英语雪梨老师”侧重零基础英语教学,多位业界人士透露其过去一年多带货过亿,这个成绩也让她成为了转型教培人眼中的“传说”。她和主打新概念英语课程的“快学英语Emily老师”,成为了教培圈的头部大V。

抢跑俞敏洪,教培人“玩命”直播

图源 / 抖音

但在去年,大多数人在还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并没有重视直播带货方向。

Steven就是如此,他身边有一位数学老师借着疫情机会转战直播快速变现,这位朋友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多次劝他“可以尝试做直播带货”,但他未及时尝试。

河南的教培校长Jerry早在2019年时,就已经开始购买在线课程,学习怎么打造知识博主IP,甚至还请代运营企业打造短视频账号为线下校区招生导流,当时投入了十多万元,没有做出效果,半途而废。

过去,他们或多或少都曾接触过短视频平台,但都没有投入过多精力。现如今,现实逼着他们必须往前走。当过老师、口才表达能力不错,短视频入门门槛低、打开手机就能拍,投入成本小、能快速变现等特性,都吸引着教培从业者们进入这一行。

8月开始,韩淑钦买了一个补光灯开启了博主之路,Jerry也不再信奉曾经上过的课程,摸索着就拍起了视频。

放弃老本行,还是教育+直播?

欠债6个亿的罗永浩,靠着直播带货,预计在今年年底就能拉满还债的进度条。有罗永浩的案例在前,所有人都知道,直播带货是一座“金矿”。只是,这座“矿”应该怎么挖?

俞敏洪的选择是入局乡村振兴,带领几百位老师带货农产品。这个决定一公布,外界评价不一。有人说,俞敏洪选择了一个正确、有前景的领域,质疑的声音认为,想要打造“罗永浩军团”不容易,而农产品非标品的生意更不好做。

想要转型直播带货的教培人,有刘岩这样的,上直播带货实训营,就是为了放弃教育、彻底转型打基础。而延续过去在教育圈的积累,是大多数人的选择,但卖课的类型有所不同

杜涛涛的短视频账号是更新英语相关的内容,拥有三万粉丝的他,短视频平台的橱窗里挂上链接,卖起了图书和课程。胡赛楠选择继续发挥此前十几年教育从业的优势,在短视频平台教起了英语,卖英语学习相关的课程。王向华成了一名知识类教育主播,针对教培校长推出了面对困境的应急能力课程。

抢跑俞敏洪,教培人“玩命”直播

图源 / 抖音

在“双减”之后,9月,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也纷纷针对学科类内容进行严查,其中抖音官方发布通知称,平台会对教育类目下的学前、小学、初中、高中辅导四个细分的类目商品采取限制短视频及直播挂车的处理。一些学科老师转而开始分享学习方法,在创建商品类目时选择家长教育、语言培训等类目。

转型之路并不容易。胡赛楠曾在视频中分享,正式决定做抖音时,身边有朋友直接说“直播很掉价”,还有很多朋友劝她“不要再直播了”。从曾经的老师,转变为直播间里销售员一样的存在,这也是阻碍很多人转型做直播带货的重要因素。在房贷等各种生存压力下,胡赛楠忽视了这些声音,坚定地开播。

但不知道如何“掘金”、不坚定的从业者大有人在。“不会起号、不敢开播、不懂变现、不会拍短视频。”Steven这样总结教培人转型面临的困难。

因此,在行业变动的窗口期,出现了一批赚信息差的人。他们将自己的摸索经验,总结为知识博主个人IP打造的课程,提供给刚刚来到这个平台上的初学者。Steven、Jerry和韩淑钦现在的主力业务,都是推广自己的个人IP打造课程。

抢跑俞敏洪,教培人“玩命”直播

Steven、Jerry和韩淑钦推出了个人IP孵化课程

图源 / 抖音

就连Steven自己,在7月决定转型直播带货时,也专门花了一万多元 ,请了一位私教专门指导自己运营短视频账号,每周都见面让私教对自己的账号进行分析。

曾经投入了十多万元用于短视频探索的Jerry,这次在“双减”后真正转型做短视频,同样遇到了模式的问题。“虽然粉丝在增长,也有几条视频的播放数据不错,但一直看不到变现的方向。”他告诉深燃。

为此,他专门停更半个月,到洛阳、长沙、天津等地区交流学习,回来后,决定将短视频的方向聚焦在帮助教培人转型上。2019年他付费学习知识博主IP打造课程时,价格还是几千甚至上万元,现在他的定价是200元左右。他进入这一行,有“师傅”领进门,现在,又将自己的探索总结为新的课程,很快赚回学费。

每天更新2-3条以上的短视频,直播至少2小时以上,成了这些教培人在短视频平台的常态。7月份时,Steven的账号在短视频平台的粉丝量只有几百,可他坚持每晚从9点直播到次日凌晨2点,被一些同行评价为“拿命在直播”。

“每一个‘玩命’直播的人,背后都是有故事的。”Steven告诉深燃。“如果还有更好的选择,我们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展示在社交平台上。”

好在,有付出也有收获。Steven开播前两个月时间里,涨粉超3000个,三个月通过短视频平台变现了二十万。他的学员当中,也有人凭借一条爆款视频快速积累粉丝,变现二十多万。

直播带货能救教培人吗?

一批又一批教培人闻风赶来,实际上,短视频平台的淘汰赛早已开始。

韩淑钦在试水早期,结识了一些朋友一起摸索短视频,但现在,绝大多数老师已经停更许久。“不知道该拍什么视频。”这是很多老师给韩淑钦的反馈。Steven校长的学员已经超过了200个,但是据他观察,最后能够真正跑出来的,大概也就只有六七人,折算下来,淘汰率超过90%。

那些坚持到今天的人,依然有很强的危机感。

“去年刷过的视频,谁现在还会喜欢呢?”Jerry深知短视频平台的不确定性非常大,流行风格变化莫测

摸索数月、积累了1.6万粉丝的Steven,最近因为直播间触发敏感词经历了短暂封号后,不得不用另一个账号维持更新。

韩淑钦所在的圈子有一个共识,今年年底是知识博主IP打造的一个窗口期。“等到明年,这一波想进来的人基本都已经进来了。”这意味着,知识博主IP打造的相关课程,只剩下两三个月的变现期。靠着信息差赚钱的人,最晚到明年,也要另找方向,打磨新产品。

Jerry自认为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流量技巧,但长远来看,持续输出可供变现的产品,依然是个难题。

Steven和Jerry的未来规划都是链接线下传统行业,帮助那些没有能力打开线上渠道的传统老板,而俞敏洪重押的农产品方向,也恰巧在他们的考虑领域内。

韩淑钦的大方向也是看上了线下转线上的机会。她看到太多老师没能坚持输出做短视频,便决定以后为传统线下的老板做短视频代运营。而最近几个月,她的目标是,在个人账号之外,将自己的街舞机构号快速做出爆款,做成代运营案例。

转型的阵痛期比预想中更长。

Steven和Jerry过去三个多月里,几乎每天都会用酒下饭来缓解压力。

上完实训营回来,刘岩将线下校区的收尾工作结束之后,也将带领公司的人全力投入直播带货。但他并非对直播带货抱有绝对信心。以前,尝试新方向时,他可能会给自己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试错,这一次,他想,如果一个月内没有起色就放弃。

韩淑钦依然记得8月上旬时的迷茫与无助,知道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补救,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某天凌晨2点到家,和丈夫在地库里就是否要卖车卖房缓解债务发生激烈争吵后,她在车里过夜。那天晚上,丈夫最刺痛她的一句话是,“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无论尽头在哪儿,至少在当下,确定转型方向,对于这群教培从业者意义重大,直播带货是他们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岩为化名。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