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

  原标题: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

  “普拜会”刚结束不久,德法领导人又开始致力于推动举行“欧普会”。

  在当地时间624日至25日的欧盟峰会上,德国法国共同提出一项动议,希望欧盟领导人能够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直接的会晤。然而,欧盟27国领导人未能在此事上达成一致,仅表示将“探索和俄罗斯对话的形式和条件”。

  62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再次提出,欧盟应和普京举行面对面峰会,以直接提出欧盟所关注和担忧的问题。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马克龙和默克尔。

  对于德法领导人提出的动议,俄罗斯方面此前表示,俄方一直准备好和欧盟对话,表达了对举办俄欧峰会的支持。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一再恶化,几乎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德法为何此时提出“欧普会”?它能实现吗?俄欧关系是否能得到缓和?

  美俄首脑会之后,德法提出“欧普会”

  当地时间616日下午,美国总统拜登和普京在瑞士日内瓦畅谈3个多小时。虽然双方会后并未发布突破性成果,但作为拜登上台后的首次美俄首脑会,这场峰会仍获得了广泛关注。

  这是拜登上台后首次欧洲之行的最后一站,此前一周,他先后参加了英国G7峰会、布鲁塞尔北约峰会,和一众盟友宣称“美国回来了”。在出发前往日内瓦之前,拜登还表示,他和欧盟各国领导人谈到了和普京的会晤,“他们都很感谢我和普京举行会晤”。

  但这次峰会结束一周之后,德法领导人联合提出了一项动议——让欧盟直接和普京进行对话。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6月16日,拜登和普京举行会晤。/

  据“德国之声”报道,在624日至25日的欧盟峰会上,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提出了这一倡议。默克尔表示,欧盟需要和俄罗斯进行直接的对话,因为“对话才能推动冲突更好地解决”。

  马克龙则强调称,和俄罗斯缓和关系“对于欧洲大陆的稳定是非常必要的”,“在俄罗斯问题上,我们不能仅仅保持应对式逻辑”。不过,马克龙也表示,欧盟和普京对话不意味着向俄罗斯妥协,欧盟绝不会在价值观和利益上“屈服”。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田德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大环境来看,拜登日前刚和普京举行会晤,虽说这场会晤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也未能真正缓和美俄关系,但至少释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美俄之间是可以对话的。而作为美国的盟友、俄罗斯的“邻居”,欧盟和俄罗斯的关系也未必就不能得到缓和。因此,德法推动“欧普会”的国际条件是允许的。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马斌也认为,德法提出这样的倡议,可以说是“普拜会”的一个后续反应。因为美国俄罗斯调整关系,一定会引起欧洲作出相应的反应。

  从欧洲自身的角度来说,马斌认为,这可以说是欧盟开始强调外交自主的一个表现。“俄罗斯和欧洲长期以来关系都很糟糕,如今欧盟提出外交自主,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调整和俄罗斯的关系。因为欧俄关系紧张,对于欧盟的安全、欧洲一体化都是一个很大的外在压力”。

  欧盟拒绝,默克尔坚持

  然而,虽然是由欧盟的两个“大哥”提出,举行“欧普会”的提议并未得到所有欧盟国家的支持。在625日峰会结束后发布的声明中,欧盟称将“探讨和俄罗斯对话的形式和条件”,但未提及任何高级别会谈或是和普京举行峰会。

  默克尔并未放弃。

  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628日,默克尔在面向德法议会的一次线上会议上再次表示,欧盟和普京直接对话对于解决双方分歧将提供一个“机会”。默克尔称,这样一场峰会需要非常细致的准备,但它可以让欧盟提出所有关切的问题,同时指出哪些双方是可以合作的。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德国总理默克尔。

  她着重提到了欧盟国家面临的“混合攻击”(hybrid attacks)问题,称“最好不要只是在内部讨论这些,而应该和俄罗斯总统举行直接的讨论,然后告诉他,‘在这样的基本情况下,成功合作是不可能的’”。

  “拜登总统在网络攻击问题上直接表明了这一态度,那么欧洲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默克尔说。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默克尔还直接表示,“我不认为只有美国总统能这么做,在我看来,我们也很强大”。

  田德文指出,默克尔一直以来都希望欧洲能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只是近些年欧俄形势过于复杂,她的努力未能取得明显的效果。如今,她即将离任,因此希望能够努力达成这个心愿。今年9月,德国将举行议会选举,此后默克尔将正式卸任,结束16年的总理任期。

  从双边角度来说,默克尔和普京之间的私人关系一直不错,至少双方没有互相厌恶。田德文表示,若是能推动欧盟直接和普京会晤,对于推进德国俄罗斯之间的合作也是有利的。

  事实上,欧盟中德法意这些主要国家都支持欧盟和普京直接对话。马斌认为,这反映了德法意在对俄政策上的重新思考,或者说是一种“求变”的心态。因此,这些国家后续可能还会继续推动举行欧普会,或者是在调整对俄关系问题上采取一些新行动。

  欧盟国家对俄分歧大,中东欧强烈反对

  虽然有德法牵头,但欧盟并未就此事达成一致。

  反对举行“欧普会”提议的主要是和俄罗斯地理位置上比较接近的国家,包括波兰、波罗的海国家、巴尔干半岛国家等。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6月12日,德法意领导人和欧盟领导人会晤。/

  据“德国之声”报道,拉脱维亚总理卡林斯(Krisjanis Karins)认为,和俄罗斯政府建立信任“非常困难”,欧盟与俄罗斯进行的任何接触都有可能被普京政府解读为欧盟的软弱。

  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ed)也认为,在俄罗斯做出积极改变之前,如果欧盟和俄罗斯接触,将“对我们的伙伴们释放一个非常不确定且糟糕的信号”。

  荷兰总理吕特(Mark Rutte)则直接表示,考虑到“俄罗斯击落马来西亚MH17航班”一事,他将反对任何欧盟与普京的直接对话。

  2014717日,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的马航客机MH17乌克兰靠近俄罗斯边界坠毁,机上298人全部遇难,其中大部分是荷兰人。荷兰方面指责称,是支持俄罗斯政府的分离分子用导弹击落了这架客机。

  田德文指出,在对俄问题上,欧盟国家的立场分歧是非常大的。像已退出欧盟的英国,在对俄问题上就属于鹰派,态度非常极端强硬;目前的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以及波兰等邻近俄罗斯的国家,对俄也是非常警惕提防。而法德等国家则希望调整对俄关系,推动一些必要的合作。

  在这样的一个联盟内,成员国之间的利益冲突不断、大小国家立场不同,要达成统一意见推动欧盟和普京直接会谈,是非常困难的,田德文称。

  事实上,欧盟不仅没有同意和普京会晤,反而在考虑对俄罗斯施加新的制裁。

  据政治新闻网Politico报道,在625日的欧盟峰会上,欧盟通过了一个对俄罗斯相当强硬的声明。声明称,“欧洲理事会希望俄罗斯领导层能够表现出更具建设性的参与、(实现)政治承诺,并停止针对欧盟及其成员国以及第三国的行动”。

  具体来说,声明要求俄罗斯全面承担责任,确保实施明斯克和平协议,以结束乌克兰东部的冲突。此外,对于“俄罗斯2014年用导弹击落一架马来西亚客机一事”,欧盟将继续寻求让其承担责任。欧盟还威胁称,如果俄罗斯坚持“有害、非法、破坏性行为的话”,将对俄罗斯实施新的经济制裁。

  Politico称,最终的声明是对默克尔和马克龙一次“极大的羞辱”,同时反映了欧盟内部面临的分歧越来越大。

  俄罗斯准备好俄欧对话,但拒绝欧盟威胁

  对于德法“欧普会”的提议,俄方表示出支持的态度。

  俄罗斯塔斯社报道,当地时间624日,俄罗斯副外长格鲁什科回应德法提议欧俄峰会时称,俄罗斯一直准备好和欧盟对话,“尤其是在当前情况下,我们需要在各国担忧的各项议题上团结起来,推动实质性的对话”。

  625日,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再次表示,俄罗斯已准备好重建和欧盟的关系。“普京总统的概念性立场是,和欧盟一样,我们已做好准备重建关系。这一点是不变的,普京也多次重复这一立场”。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俄罗斯总统普京。

  然而,欧盟并未就此事达成统一意见。

  625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克哈罗娃称,俄罗斯准备好了和欧盟进行平等的对话,但不会容忍任何先提条件。此外,俄方将对欧盟的单边制裁威胁作出回应。

  三天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又刊文称,德法关于俄欧峰会的提议“在见到天日之前就被杀死”,指责“欧盟内激进的恐俄少数派”正在塑造欧盟的政策。

  马斌指出,在对欧关系上,俄罗斯的态度一直都是比较积极的,希望能够恢复一些经济领域的对话机制、一些技术领域的合作,缓和当前这种恶化的关系。

  “和俄美关系不一样,在对美问题上,俄方表态一般比较谨慎。但在对欧关系上,俄方一直表态比较积极,因为它在面对欧盟时有一定的心理优势,所以会更加积极地推动缓和关系。”马斌称。

  田德文也指出,普京在俄欧对话上一直是保持开放的,但他的前提是,必须尊重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目前欧盟和美国俄罗斯的制裁都没有解除,双方要谈起来就更困难了。

  俄欧矛盾已久,短期内或难“破冰”

  事实上,虽然同处一个欧洲大陆,但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一直起伏不断。

  尤其是在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急转直下。此后的7年间,双方都未举行过直接的峰会,俄欧关系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

  今年3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称,俄欧关系“已死”。6月中旬,就在拜登和普京会晤的当天,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警告称,欧洲和俄罗斯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糟糕”。

德法向普京“示好”,欧俄能否“破冰”?  2018年10月2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叙利亚问题在土耳其举行“四方峰会”。

  田德文指出,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从2014年起就一再恶化,乌克兰问题也是欧俄之间的最大分歧。

  2014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涉及经济、国防、能源等多个方面。此后,几乎每隔半年,欧盟就宣布延长这些制裁措施,至今已经7年。此前双方建立起的经济、贸易、金融、技术合作都中断,甚至出现了军事领域的对抗、安全领域的互相猜疑等。

  “可以说,乌克兰危机极大加深了欧盟对俄罗斯的怀疑和防御心理。”马斌称。他还指出,在拜登到访欧洲时,欧盟就对俄罗斯有过定性,称“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对欧盟构成了威胁”。

  除此之外,欧盟和俄罗斯的分歧还包括人权、安全等方面,包括俄罗斯前情报人员在英国“中毒”事件、俄罗斯反对派纳瓦内利事件、白俄罗斯客机遭迫降事件以及混合攻击等,这些导致双方分歧越来越大,欧盟不断加大对俄制裁。

  然而,在冲突不断的同时,双方在经济领域又存在相互依赖与合作的关系,尤其是一些西欧国家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度非常高。在一些国际议题如伊核协议、叙利亚冲突上,欧盟、俄罗斯都是关键角色,需要有必要的合作。

  默克尔628日曾表示,“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目前确实不太好,但即使是在冷战时期,我们也会进行沟通。所以我认为,不对话对于解决问题是无益的。”

  田德文认为,欧盟作为一个27国组织,要在对俄问题上达成一致非常困难。但是,德法首脑有可能会绕过欧盟单独和普京举行会晤,就一些关注的问题举行磋商。这种会晤会是更务实的,重点在于推动双边合作,譬如德国俄罗斯在能源方面的合作;但在乌克兰等争议问题上,双方也会互相表明立场。

  在马斌看来,俄欧关系僵持多年,目前已到了一个调整窗口期。“目前不好说关系会改善恢复,还是会继续恶化,但至少是一个调整期、待定位期”,马斌称,俄欧可能会在一些特定议题上释放更积极的态度,甚至推动一些领域的合作。但是在另外一些领域,欧盟也有可能会推出新的制裁。

  田德文则认为,短期内欧俄关系很难缓和,因为欧盟和俄罗斯的立场矛盾太尖锐了。“只能说双方会尽量避免战略误判,努力维持一种相对比较稳定的关系”。

责任编辑:祝加贝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