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女人和孩子又带火一个市场!订单猛增396%,有商家单品卖出300万条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 李丹超,授权海外服务器转载发布。

在名目繁多的暑期培训班里,有一个名字颇有意思:跳绳。

这个看似简单的“跳跃+摇臂”运动,从2014年开始成为小学生体育测试中的必测项目,也形成了当下较为常见的画面:每至傍晚,各个小区里的楼道间、地下车库、户外空地上都有小孩子在练习跳绳,旁边总有一位家长在掐表鼓劲。

浙江海盐人王先生说,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孩子会学不会跳绳,但教了一个多星期,他开始暴躁了。王先生的孩子今年9月即将上小学,在那之前,他必须教会孩子完成连续跳绳的动作。

在知乎上,也有家长在“诉苦”:比辅导作业更可怕的,是教小学生跳绳。在“考核”的衬托下,不仅跳绳这项古老的运动拥有了全新的意义,整个市场也涌现出活力:跳绳培训班兴起,跳绳相关产品迎来爆发。

厦门胤鑫贸易有限公司做跳绳产品6年多,其中一个单品链接的销量已经超过300万条。而数据背后,不只有业绩的成长,合伙人周鹤鹏介绍,他们在电商渠道推出的跳绳产品已多达数十种,跳绳使用者的年龄也从小学生不断拓展,“目前成人跳绳的销量占比达到65%。”

一根跳绳,引发了一场市场的追击战。

疯狂的跳绳

2014年,周鹤鹏开出天猫店“奥韵胤鑫”专卖店,主营运动产品,跳绳是其主打产品之一。

那一年,跳绳考核被纳入《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当时,专家组在调研过程中,考虑到可操作性和经济承受能力,选择了跳绳来激励学生锻炼。后来,很多地方的学校要求“体育成绩达标才能参与评奖评优”,“一根跳绳”也成了小学生们必备的体育用品。

因为进入市场较早,周鹤鹏是第一批抓住细分市场红利的商家之一。“那时候跳绳的使用场景集中在学校,使用群体以学生为主,款式基本是竹节跳绳,价格比较便宜,竞争不算激烈。”

但从两三年前开始,赛跑的选手明显增多。

杭州绫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2019年开始涉足跳绳,公司负责人杨肖表示,他们原本在电商做服饰配件,后来发现小型运动器材爆发的趋势,因此加入赛道。“跳绳的品类多,容易研发新款,也比较容易铺货。”

受到全民健身理念的影响,中国的健身行业在过去10年增长迅速,加之疫情影响,人们对通过健身增强体质的关注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健身行业市场现状调研及未来发展前景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健身产业市场规模持续增长,预计到2022年,中国健身产业规模将达到2115.27亿元。

相比整个市场的飞速运转,另一组数据更给了入局者展望未来的信心:《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中国整个健身行业的健身会员数量约为7029万(不含港澳台),健身人口渗透率仅为5.02%,可以想象的增长空间还很大。

这让不需要占据太大地方的运动项目——跳绳,拥有了一席之地,从小学生的“必修课”变成了成年人的“选修课”。

在短视频平台上,你可以看到许多“跳绳一个月后的变化”“教你如何正确跳绳”类似主题的推送;母婴大V们也发出“灵魂一击”:小学前必须学会的,不是认字也不是拼音,而是跳绳。

女人和孩子又带火一个市场!订单猛增396%,有商家单品卖出300万条

甚至在中国知网上,有学者探究着“花样跳绳对小学生的影响”“跳绳对女大学生单纯性肥胖的影响”等课题。

女人和孩子撑起的细分市场

2015年,广东花都区七星小学的学生岑小林,在首届世界学生跳绳锦标赛上,创下了30秒单摇跳单脚110次、3分钟单摇跳单脚548次的两项世界纪录;2019年,这个中国男孩又在2019WJR跳绳世界杯赛上打破了一项世界纪录。

据说,当时因为速度太快、裁判无法用肉眼数清楚,只能借助慢动作回放确认成绩。

在跳绳成为小学生的必修课后,海外社交网站上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对于“中国小朋友跳绳技艺”的惊叹。

事实上,在成为全民健身的推崇项目之前,跳绳在中国就已拥有长久的历史。

根据资料显示,最早出现的跳绳史料是汉代画像石上的跳绳图,比较早的文字记载可以追溯到唐朝的“透索”;到了宋朝则有了“跳”的概念,称之为“跳索”。基本上从南宋开始,每逢佳节,家家户户都会去参加和观赏跳绳比赛,娱乐健身的同时,也有祈福驱邪的寓意。

在陕西西安,更有一位“中华跳绳王”胡安民,他一生创立了花样跳绳的300多种跳法,并推动花样跳绳成为陕西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不过,从大部分史料的记载中可以发现,跳绳在中国虽然历史悠久,但参与者似乎一直以女人和孩子为主。

女人和孩子,是犹太人口中“钱最好赚”的两大群体。他们对于跳绳的热衷,引爆了一个细分市场。

在淘宝天猫上,跳绳的售价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其中不乏阿迪达斯、Herfair、Keep等运动品牌的身影。在淘特上搜索“跳绳”,有超过100款跳绳商品销量已超过10万件,各种中小商家聚集于此,该平台跳绳叶子类目6月的日均订单环比5月增长108%,同比达到396%的增幅。

女人和孩子又带火一个市场!订单猛增396%,有商家单品卖出300万条

周鹤鹏介绍,他们的工厂近期主推的一款夜光跳绳,因为炫酷的色彩和夜间提示功能,受到家长和学生们的喜欢。艾练官方折扣店运营店长孙少东则说,他们从2019年切入跳绳领域时,做的最多的就是成年女性用的跳绳。“手柄轻,颜值高,目前一个月的销量在两万单左右。”

拥挤赛道下的机会

面对竞争,周鹤鹏、杨肖和孙少东都在“多条腿走路”。

他们在淘宝和天猫不断深化其品牌价值,开发智能化、高客单价的跳绳,也在淘特、短视频平台等拓展下沉市场用户,主打性价比。

杨肖说,普通跳绳技术含量不高,一出爆品很容易被市场抄袭,在为自己的工厂能力奠定基础之后,他们也会采取“自有品牌+做大品牌代理加工”两条腿走路,并且上线更多品类的小型运动器材商品。如今,踏着小型健身器材这条更宽的赛道,杨肖公司一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3000万以上,“成人消费者中大多是女生”。

较早入局的周鹤鹏则说,拼价格拼销量已经不是他们的主战线,在完成流量的积蓄后,他们将野心放在“奥韵”品牌的建设上。在其天猫店里,最贵的一款跳绳售价79块9,双轴承、金属磨砂手柄、自锁+记忆绳索设计;在其淘特店铺中,售价近20块的无绳跳绳已售出8万件。“一旦市场有新的爆款出现,团队的设计人员必须拿出更具竞争力的产品来改变战局。”

消费人群的拓展,让无绳跳绳、智能跳绳、跳绳垫等高客单价的产品,成为这个市场新的宠儿。

Keep推出天猫精灵合作款跳绳,可以上传数据、唤醒课程;迪卡侬、李宁等推出的无绳跳绳,进一步释放了跳绳对于场地的限制;英国健身品牌yottoy推出隔音减震跳绳垫,为跳绳成为居家运动提供更多可能。而这些品牌的产品售价,往往可以达到中小商家产品价格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女人和孩子又带火一个市场!订单猛增396%,有商家单品卖出300万条

这让周鹤鹏们看到市场的机会,也看到了战场的拥挤和对手的强劲。在这场赛跑中,他们凭借着灵敏的身躯在起跑线上抢先出发,行至中途,又面临头部品牌弯道超车的强烈竞争。接下去的赛程尚未可知,但中国中小企业的灵活和韧性,相信会让他们在这场赛事中跑得持久而热烈。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