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在阿富汗翻车的美国情报界还有人信吗?

  原标题:问题:在阿富汗翻车的美国情报界还有人信吗?

  阿富汗加尼政府突然倒台,美军仓皇撤离,使近几十年来影响美国的“重大情报失败”名单进一步变长,全世界再次见证了美国情报界的无能。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称,其实美国对其情报界有相当高的期待。

  2020年,美国情报界的预算高达850亿美元,为争取这些资源,美国情报机构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将其能力吹嘘得天花乱坠。

  但近年来,美国情报界提供的情报准确性多次出现问题,特别是拜登命令情报机构插手新冠病毒溯源等科学问题,令国际社会对美国情报界产生了诸多质疑。

  错误的情报压倒了正确的情报

  美国情报界是否应为喀布尔在短时间内被塔利班攻陷负主要责任?《华盛顿观察家报》报道称,这一问题在美国掀起一场“指责游戏”。6月底,美国情报机构曾共同发布一份报告称,阿富汗政府可能最快在6个月内垮台。到8月初,美国情报机构再次对阿富汗局势作出评估称,喀布尔最短将在90天内被塔利班攻陷。而现实却是,美军还没有完全撤离,加尼政府就已经不复存在。英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彼得·里基茨对《金融时报》表示,塔利班干净利落地击溃阿富汗政府军,证明了“西方大规模的情报失败,整个撤军都过于仓促,而且对局势过于乐观”。在阿富汗前总统加尼离开喀布尔的当天,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首席驻外记者理查德·恩格尔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未能预见到包括喀布尔在内的阿富汗各城市迅速沦陷,是美国情报界的一次巨大失败。一些美国军事指挥官说他们预见到了这种情况,然而不知道为何,他们的声音没有被听到。”恩格尔说,美国被塔利班耍得团团转,这很尴尬,更是一种耻辱。26日,美军炸毁了中央情报局(CIA)在喀布尔机场外最后一个前哨基地,目的是摧毁设备和文件,以免它们落入塔利班手中,这意味着拜登政府下定决心彻底退出阿富汗。

  美国国内的一些批评者认为,真正的责任不在于阿富汗政府军或美国军事机构对于形势的错误估计,而是拜登故意无视情报中的风险评估,优先考虑美国选民的意愿来作出政治决策,导致了这场溃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詹姆斯·英霍夫批评拜登说:“拜登一手造成了这个烂摊子,他没有选择负责任的方式,而是选择政治民意调查,他忽视了军事领导人和情报界关于当地情况的数据。”

在阿富汗翻车的<a href=美国情报界还有人信吗?”>7月27日,拜登上任后首次访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提醒情报机构警惕网络攻击。图源:外媒

  “看到在喀布尔发生的一切,那种感觉就像我1月6日眼睁睁看着一堆疯狂的人围攻国会山,却找不到国民警卫队一样”,曾先后担任克林顿时期白宫办公厅主任、奥巴马时期的CIA局长与国防部长的里昂·帕内塔对《名利场》杂志表示。美国社会最近一次集体反思“情报界的大规模失败”,正是美国国会山今年1月6日遭到暴徒围攻的时候。暴乱发生的前一天,负责监控网络威胁的美国国土安全部情报与分析办公室向全国执法部门发送了一份情况说明,称“没有任何重要的事项需要报告”。而事实却是,几周之前,暴徒威胁攻击华盛顿的报告已经出现在美国各地联邦调查局(FBI)办公室的桌子上。美国《野兽日报》称,半个多世纪以来,从德黑兰到贝鲁特,从埃及利比亚到东非,没有真正吸取“9·11”的教训令美国情报界陷入困境;而在美国国内,基督教民族主义者洗劫了国会大厦,妄图使白人至上主义成为“正式宗教”,黑客不断扫荡着美国人的电脑,唯一不变的,是美国似乎总“被动地处于惊讶状态”。2014年至2017年领导国土安全部情报部门的退役空军准将弗兰克·泰勒告诉《华尔街日报》:“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情报界没有一个能够分析和预测未来的产品……事实上,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和其他几个情报机构失败了,这是一个系统性的失败。”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情报部门在阿富汗投入了庞大的资源和人力,并且深耕多年,对阿富汗的形势一定是有深入了解的,几乎不可能所有人都没预料到阿富汗政府军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溃败。但是,由于拜登要求在8月31日之前完成撤军,那么包括CIA、国防部、国务院等部门为了迎合决策者的需求,全部成了一群“Yes man(应声虫)”,只提供“撤军可以顺利完成”的情报信息。从阿富汗局势看,正确的情报被错误的情报压倒了。

在阿富汗翻车的<a href=美国情报界还有人信吗?”>资料图

  吕祥强调说,从美国情报机构的运作机制来看,不同的信息层层汇总上报,但决定总统能够听到哪些信息的往往是CIA局长及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这样的高层。目前的CIA局长伯恩斯虽然是一名资深外交官,但他是从事政治事务出身的,不一定是能够保持客观、敢于说真话的人。美国此次在阿富汗撤军中的失败,作为CIA局长的伯恩斯责任是巨大的。

  情报与政治勾结

  说到伯恩斯,这位从事政治事务出身的CIA局长因为经常作为秘密特使执行外交任务而被认为具有情报界人士身上典型的“灰色人”(gray man)气质。在伯恩斯刚上任的时候,有美媒分析认为,伯恩斯能更好地将中情局的情报搜集、分析和秘密行动与美国的外交政策目标相结合。伯恩斯在他的回忆录《秘密渠道》中说,外交官扮演着多重角色,其中之一就是军事、情报和经济这些治国工具的集成者。

在阿富汗翻车的<a href=美国情报界还有人信吗?”> CIA局长伯恩斯 资料图

  伯恩斯曾在2019年接受《驻外事务杂志》采访时表示,当今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挑战是要适应一个美国主导地位逐渐减弱的国际环境。亚太地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将是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重心,而管理与中国的竞争关系也将是今后数十年间美国治国方略的中心任务。但他称,相比中国,美国在亚太地区仍有重要的资产与优势,尤其是盟友。不出所料,在喀布尔沦陷前后,伯恩斯正在中东访问,挑拨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关系。据美国Axios网站报道,伯恩斯8月10日到13日访问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这期间,阿富汗的省会城市的控制权已经接连被塔利班夺取。14日,伯恩斯前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与黎巴嫩安全与情报负责人会面。与此同时,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被塔利班拿下。15日,伯恩斯在埃及与塞西总统会面,当天,塔利班彻底控制喀布尔。拜登紧急就阿富汗问题举行安全会议时,伯恩斯只能在开罗以视频电话的方式参加。一名以色列官员对Axios透露,伯恩斯在与以色列总理贝内特会面时说,美国担心中国在以色列的投资,特别是在科技领域的投资,以及中国参与的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伯恩斯在海外访问的事实表明,该机构并不认为阿富汗的崩溃迫在眉睫”,NBC评价称。

  美国资深情报界人士梅尔文·古德曼在《情报的失败:中情局的衰落和沦陷》一书中表示,“9·11”恐怖袭击和伊拉克战争的情报失败表明,中情局及一个每年花费数百亿美元的情报体系无法为决策者提供战略性警报,甚至更糟糕的是,它们有可能伪造情报以适应政治目的。曾任CIA局长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在一次演讲中直截了当地概括美国情报部门的工作内容:“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对此,吕祥表示,从过去几任政府看,正如蓬佩奥所说的,情报部门需要散布消息欺骗别人,比如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2003年在联合国安理会展示的那个小瓶子,目的是获得其他国家的支持。然而,

  现在的美国情报部门正在“欺骗自己”,其给出的情报和建议并非为了针对其他国家,而是服务于国内的政治目的。

  这对美国和全世界都十分危险

  众所周知,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搜集国,CIA是美国最大的情报搜集机构,主要任务是公开和秘密地搜集与分析关于国外政府、公司、恐怖组织、个人、政治、文化、科技等方面的情报,协调其他国内情报机构的活动,并把这些情报报告美国政府各个部门。抓捕本·拉登、扳倒塔利班、推翻卡扎菲,这些公众熟知的大事件都与CIA有关。

  一位前美军驻伊拉克情报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CIA 曾经多次参与推翻外国政权的秘密行动,但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当地的存在。”记者的一位美国朋友的父亲曾经服务于CIA。但直到七岁那年,他才知道父亲为CIA工作多年,由此可见CIA行动的神秘性。

  据这位专家介绍,在伊拉克战争爆发期间,他一周七天、一天14个小时都待在伊拉克的美军基地办公大楼里。这座楼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只有持最高机密许可的人才能进去。突然有一天,旁边一座一模一样的办公楼爆炸了,造成多人死伤。后来才发现,这是美军情报部队收买的一名当地翻译搞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这名翻译生前把从美军这里掌握到的所有资料都告诉了当地的恐怖分子。该专家解释称,招募一名当地人做翻译比训练一个美国人熟练掌握阿拉伯语要省钱省事得多,当地人也会更信任他们。但是这种做法让美国军队暴露在风险中,造成的损失反而更大。而且从那之后,他坐在那个封闭的办公楼里工作时,总是担心随时被炸死,“这很影响士气。”

  吕祥说,人们通常认为,美国情报部门的主要职责是搜集情报,但以CIA为例,除了搜集情报,它还有两项重要的职能:一是进行秘密的准军事行动,二是进行美国式的宣传,即制造情报和美国需要的信息,并将它们传播到世界范围内。

在阿富汗翻车的<a href=美国情报界还有人信吗?”> CIA 资料图

  CIA曾在冷战时期发起臭名昭著的“知更鸟行动”,在世界各地收买媒体人员和机构捏造假新闻,旨在通过操纵媒体影响大众舆论。时至今日,美国一些媒体与情报机构仍保持着相互利用的关系,暗中充当情报界的“马前卒”。2014年,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记者伍尔夫科特在《被收买的记者》一书中揭露了CIA贿赂、操纵别国记者,迫使其成为间谍的历史,并表示自己曾是其中一员。

  美国主流媒体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曾成为美国情报部门操纵舆论的工具。1990年10月,CNN给美国HBO电视网提供了一则素材:一名“科威特志愿者”称,伊拉克士兵冲进科威特的一家医院,将育婴箱内的早产婴儿扔在地上,致使300多名婴儿死亡。这则新闻点燃了美国民众对伊拉克军队的怒火。1991年1月12日,美国国会通过对伊拉克宣战决议,海湾战争爆发。直到1992年年初才有美媒爆料称,“育婴箱事件”根本就是美方炮制的谎言。

  当前,对华强硬成为团结美国各方势力的政治筹码,美国情报机构也不断加强对中国的攻势。但一系列事实证明,情报机构是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实行对外干涉的重要工具,而弄虚作假是美国情报界惯用手法。对此,吕祥表示,“情报部门的上述改变对美国乃至全球都有严重危害。”当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的情报机构开始具备政治倾向性,其影响可能会波及朝鲜、伊朗、台海等大量国际重要议题。作为决策者的重要参考,如果情报部门开始“欺骗自己”,可能导致重大错误判断,这对于美国和全世界都是十分危险的。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阿富汗局势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