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加拿大原住民儿童的“无主之墓”:发掘容易 问责难

  原标题:加拿大原住民儿童的“无主之墓”:发掘容易,问责难

  来源:纵相新闻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每个原住民社区都有孩子失踪的故事,这一切一点都不奇怪。唯一奇怪的是,加拿大人竟然如此惊讶!”

  近期,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研究原住民学的教授尼加维维丹姆·辛克莱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这位原住民学者希望推动加国政府和天主教会对原住民“文化种族灭绝”的问责,但在他目前看来,责任方的行动“令人大失所望”。

<a href=加拿大原住民儿童的“无主之墓”:发掘容易 问责难”>(图说:6月8日,加拿大曼尼托巴省一座1975年关闭的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前,民众在此安放了孩子的鞋、玩具和画像以纪念曾在寄宿学校死去的孩子。图/Reuters)

  今年5月底起,加拿大多个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旧址发现总计数百具儿童遗骸和数百个无主坟墓,使原住民儿童惨遭迫害的“历史伤疤”再一次暴露在世界目光中。辛克莱说,如今大量的儿童无名坟墓的发掘,证实了他们原住民社区“早就知道的事”。

  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是加拿大联邦成立后逐步设立的。作为强制同化原住民(通常指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和梅蒂斯人)的手段,自19世纪晚期到1996年间,至少有15万原住民儿童被强制送入寄宿学校。

  在当时社会充斥的种族主义和文化清洗氛围中,他们被剪去长发、不被允许说本民族语言,多遭到身体或性虐待。有档案记录的儿童死亡案例有3200人。据悉,被送至寄宿学校的原住民孩子每25人里就有1人死亡,死亡率甚至高于参加二战的加拿大军人。

  震惊和悲痛之余,加拿大各界人士要求政府彻查原住民儿童寄宿学校旧址。随着越来越多“百人坑”的发现,原住民社区也向寄宿学校的运营方——加拿大罗马天主教会和加国政府要求问责。但原住民领袖称,后者几乎“毫无作为”。

  辛克莱说,加拿大政府和天主教会“表里不一”,没有任何追责计划,也没有意愿对已经承诺过的事采取任何行动。

  辛克莱教授的父亲曾是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的前任主席。该委员会为寄宿学校幸存者记录故事、伸张正义,被原住民群体寄予厚望,曾历时6年对6700人听取作证,于2015年发布针对加拿大原住民“种族灭绝”的调查报告,并向加政府和天主教会提出94条民族和解的条件。

<a href=加拿大原住民儿童的“无主之墓”:发掘容易 问责难”>(图说:坎卢普斯学校旧址纪念碑前,前来悼念的民众在拥抱。图/AFP)

  但据原住民学者调查发现,TRC提出的94条建议中仅有8条为政府和教会采纳;今年5月起数百名儿童的“乱葬岗”被发现后,加政府的进展有所加快,但“政府只在炮火对准他们时才有意愿采取行动”。

  TRC提出的民族和解条件主要包括三方面,首先是呼吁加政府继续向原住民社区拨款,以支持无主坟墓中受害者遗骸的认定工作。据报道,曾负责管理寄宿学校的加拿大皇家原住民关系和北方事务部称,该国在2019年表示将拨款约2800万美元支持这项工作。

  此外,由于本月发现的900余具儿童遗骸生前所在的寄宿学校均由天主教会负责运营,TRC要求罗马教皇方济各向加拿大原住民群体道歉。但教皇方济各并未道歉,只是在本月坎卢普斯寄宿学校发掘出215具儿童遗骸的消息公布后,回应表示“非常痛苦”。民权人士还呼吁天主教会交出所有寄宿学校的管理记录。

  据悉,加拿大原住民权利活动家代表将在年底前往梵蒂冈会见教皇方济各,向他讲述原住民在加拿大遭迫害的问题。

  TRC前主席、辛克莱教授的父亲穆雷·辛克莱表示,应对这些无主坟墓的起因进行“独立调查”,“调查权不应交由政府或教会,而应在原住民的检阅下进行。”

  与此同时,原住民社区的悲痛和愤怒还在发酵。上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四座天主教堂被焚毁,其中两起火灾发生在21日的加拿大原住民日。加拿大警方表示,目前仍在调查火灾成因。

  6月25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被问到是否愿意就此事被问责,特鲁多说,“问责是需要的,但必须根据原住民的选择和愿望来进行。”

责任编辑:朱学森 SN240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