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他们冒死帮助美军,如今被美国关在门外

  原标题:他们冒死帮助美军,如今被美国关在门外

  ► 文 观察者网 郭涵

  美国大选进入最后两周冲刺阶段,特朗普强硬且充满争议的限制难民政策,再一次被美国主流媒体拿来放大检视。

  《纽约时报》当地时间18日报道,在本届美国政府刻意干预下,上个财年有大量曾帮助过美军的伊拉克人的难民申请被拒绝,仅161人、不到总名额的5%被允许进入美国。

  这些人有的被迫与家人分别、滞留他乡且前途未卜。美国入侵伊拉克,摧毁了他们的国家与小家;美国政府却把他们当做“工具人”,开出的移民承诺到头来成为一纸空文。有美军担心,这种“用完即弃”的冷血做法,会令其他国家的人在选择帮助美国时望而却步。

他们冒死帮助美军,如今被美国关在门外曾帮助美军的难民被美国关在门外 截图:《纽约时报》

  据《纽约时报》,截至9月30日2020财年结束,特朗普政府为曾经帮助过美国军人、承包商与媒体的伊拉克人设置的4000个难民接收名额中,仅有161人通过审批,占总名额的4%。

  这一方面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但从大趋势来看,特朗普主打“美国优先”政策,一上台就推出修边境墙、穆斯林国家旅行禁令、扩大入境审查等措施。难民申请进入美国的门槛不断提高,还要面对官僚机构的拖延甚至刻意刁难。

  上任4年来,特朗普连续大幅削减每年接收难民名额的上限,2020财年为1.8万人,《纽约时报》称其是近40年来最低。9月30日,特朗普通知国会称,计划2021财年将上限砍到1.5万人。相比之下,奥巴马执政时期每年接收限额至少是7万人。

  值得一提,那些曾在伊拉克帮助美军、申请前往美国避难的当地人,似乎尤其难以获得批准。《纽约时报》援引相关组织的数据称,至少11万曾帮助美军的伊拉克难民申请者,仍在等待审批。

  自去年以来,美国政府扩大审批流程,被认为是刻意刁难并“劝退”这些人。比如,对于11个穆斯林占人口主体的国家,申请者需要提交额外信息,包括过去十年的住址与联系方式,其社交媒体、子女都要接受额外审查。

  非政府组织“国际难民援助计划”(IRAP)主任贝卡·海勒说,“如果你就是不想接收难民的话,这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反馈链。”

  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2016财年时,尚有超过9800名伊拉克人被允许移民美国;截至2019财年年底,这个数字只剩下465人。

  而即便是获准进入美国的伊拉克难民,也往往需要面对与家人分别的痛苦。

  《纽约时报》采访到一名在丹佛定居的妇女海达里斯(Hanadi Al Haidaris),她的哥哥艾哈迈德曾给驻伊美军当翻译,并获得一张“嘉奖状”。艾哈迈德试图借此申请优先进入美国的难民签证,却遭遇审批流程拖延,至今不能与儿子相见。

  “他只是想要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基本权利”,海达里斯说。她本人并不想责怪任何官员或机构,但却清醒地指出,一家人正是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才被迫流离失所。

  “我们想来这里(美国)是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家了。我们的国家也不存在了。”

  海达里斯家庭的遭遇令一些美国军人担忧:美国政府的做法才是对其国家安全的真正威胁。这种“用完即弃”的态度可能会适得其反,令美军在未来的冲突中失去当地人的支持。

  一名曾在伊拉克服役的前陆军上尉艾伦·沃特说:“如果所传达的讯息是,那些愿意帮忙的人会被抛弃、遗忘、丢下等死,这将严重打击未来其他国家的人帮助美军执行任务的意愿。”

  沃特在伊拉克服役期间共有5个翻译,其中2人被杀,另外2个在他的帮助下带着家人于得克萨斯州定居。最后1个自称“山姆”的翻译,目前被困在埃及。

  “山姆”称,他为了家人的安全考虑,抛弃了在伊拉克的妻子与两个女儿,于2014年到达埃及。2017年起,他开始准备赴美国的难民申请,却被官僚机构拖延到今天。“山姆”说,他很担心家人的安全。

  “我觉得现在的局面比死亡还要糟糕。他们通过整件事(拖延)夺走了我的诚信。”

责任编辑:刘光博 SN232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