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服务器

从美墨“边境危机”看美国内乱

  原标题:【环时深度】从美墨“边境危机”看美国内乱

  【环球时报记者 林 日】编者的话:从11月开始,为恢复经济,美国按计划将对完全接种新冠疫苗的旅行者重新开放美加、美墨边境。但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拜登政府依旧会拒绝那些来美国“碰运气”的非法移民。在移民问题上,美国近几届政府总是在严厉和宽松间摇摆,到了拜登任内已是乱作一团:副总统哈里斯跑到危地马拉等国警告非法移民“不要来美国”“来了也会被拒之门外”,但即使这样,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还是创了新高;因看到政府在边境的“不人道”做法,极度失望的美国海地问题特使愤而辞职;过去这个财年,美墨边境移民死亡人数比上一财年增长一倍多……美国《政治》杂志刊文称,在非法移民激增问题上,因两党纷争持续、社会分裂严重,给拜登政府带来不少迫在眉睫的挑战。日积月累形成的“边境危机”,导致大批“美国现代奴隶”——非法移民面临长期羁押、“骨肉分离”、缺医少药等不人道的待遇,也让美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饱受国际社会的指责。

从美墨“边境危机”看<a href=美国内乱”>美墨边境资料图

  拜登的竞选承诺被撕得粉碎

  从得克萨斯州到加利福尼亚州,美国墨西哥陆地边界线长3000多公里。由于美国与拉美国家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上的差异,前些年几乎每年都有数十万的拉美移民冒着重重风险跨越美墨边境“碰运气”。美国国土安全部10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政府记录的在过去12个月于美墨边境拦截的非法移民数量超过170万人次。这其中约78%的人来自墨西哥和其他中美洲国家,“超过37万名移民来自厄瓜多尔、巴西海地等数十个国家”。

  自美国总统拜登今年1月20日就职以来,美墨边境一直不平静,并成为共和党攻击民主党政府的主要靶子之一。先是3月份,拜登政府被爆在美墨边境拘留所大量超期关押未成年移民,遭到媒体和人权组织的一致谴责。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截至3月23日上午,在美墨边境被收容和羁押的无人陪伴的未成年非法移民超过1.55万人。按照规定,未成年人在边境拘留所被羁押时间不能超过72小时,但很多孩子的羁押时间都超出法定时限,甚至有600多名儿童在拘留所被羁押的时间超过10天。

  进入9月,美国边境执法人员骑马驱赶海地移民的画面一经传出,就引发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今年夏天,在美墨边境“德尔里奥国际桥”下的空地上,越境移民蜂拥而至,其中大多数来自海地。在高峰期,临时营地一天内就能聚集1.5万人,炎热的天气、拥挤肮脏的环境,再加上食物和饮用水短缺,已构成人道主义危机。在拜登政府采取强硬驱赶、遣返难民等非人道做法后,美国海地问题特使丹尼尔·富特向国务卿布林肯递交辞呈。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联合30多家民权和人权团体致信白宫:“(拜登)在竞选中关于移民问题作出的承诺,在我们眼前被撕得粉碎。这证实我们的担忧,为什么美国现政府和前政府一样,阻止移民到美国边境寻求庇护?!”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表示,在未对海地人的庇护需求进行筛查的情况下,就将其大规模驱逐出美国,“或将违反国际法并构成‘强迫遣返’”。

  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法律部主任阿扎德·沙赫沙哈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边境执法人员残酷对待海地难民体现出移民执法部门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和执法不公,只有完全透明和问责制才能避免类似事件继续发生。

  美墨边境10月8日更是上演惊险一幕。墨西哥贩毒集团卡特尔武装成员向美国边境发射多发子弹。在事发地点执勤的得克萨斯州国民警卫队表示,“卡特尔武装成员经常站在格兰德河(美墨边境界河)对面朝我们冷笑”。

  巧合的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同一天出访墨西哥,与墨方讨论一项旨在修复美墨关系的联合安全计划。据报道,在墨期间,布林肯声称“不会让海地移民成功抵达美国”,对此,墨方的解释是:“许多海地人都被骗了,他们带着不切实际的幻想长途跋涉前往美国。”

  美国边境巡逻队10月28日公布的数据还显示,在2021财年(2020年10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美墨边境移民死亡人数创新高,达到557人,比上一财年增长一倍多。而美国媒体认为,该数字创下1998年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但并不能真实反映美墨边境的情况,“真实的移民死亡数字可能更大”。

  两党巨大分歧导致死结难解

  在如何对待非法移民问题上,共和党与民主党存在着巨大政策差异。非法移民问题内化为美国内政的核心话题之一,两党竞相抹黑对方,导致死结始终难以解开。尤其是在政府更迭期,两党对移民问题的不同态度,往往导致非法移民问题的发酵和恶化。

  加强边境安全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竞选时的主要承诺之一。在其任期内,特朗普主张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并对入境非法移民实施“零容忍”政策。由于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在预算上不配合,隔离墙的修建始终雷声大雨点小。

  因对待非法移民问题的强硬立场和相关政策引发的人道主义灾难,特朗普政府遭到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据《华盛顿邮报》统计,2018年在美墨边境执行的非法移民“零容忍”政策,导致2800多名移民儿童被迫与父母分离。据美媒爆料,美国的这些移民拘留设施缺少必备的医疗保障,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拘留所还存在应对疫情不力的问题。

  拜登上台后,废除特朗普时期的“禁穆令”“腾挪应急资金边境修墙”“干扰童年入境者暂缓遣返手续”等做法。一些中美洲民众将美国政府含糊不清的信号解读成“有利于越境入美的新希望”,又开始长途跋涉北上。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月度数据显示,从2020年10月到今年1月,美国边境执法人员在美墨边境抓获的非法移民数量一直徘徊在7万到8万人之间,然而从今年2月开始人数骤增:2月份超过10万人,3月和4月分别超过17万人,直到7月份超过21万人。得州州长阿博特等共和党人与保守媒体痛批联邦政府不作为——正是有关移民问题的新举措让更多拉美人冒险越境,但政府却没有为非法移民激增提前做好拘留所扩容准备。阿博特还抱怨说,得州已投入30多亿美元来保护边境安全。

  美国202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拉美裔人口达6210万,占美国人口总数的18.7%。美国近1100万非法移民中,拉美裔占绝大多数,他们主要从事建筑业、家政服务业、餐饮和宾馆服务业,或做农场工人、护士等。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拉美裔普遍吃苦耐劳,夜间在马路上从事公路维修的基本上都是拉美裔,中高端社区里的保洁、除草、维修、搬家工人等也大多是拉美裔。他们讲西班牙语,有自己的文化和社交圈子,不声不响、默默无闻地做着这些苦活、累活。正如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政治学教授、移民问题专家门查卡·玛莎所说,拉美国家人口向美国流动,这一现象在过去一二百年中一直存在,这些人希望到美国追求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生活,美国也受益于这些移民,“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从总体上讲,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移民,都对美国社会作出贡献”。

  “看不到任何可行的方案”

  “美国的移民政策体系事实上已经崩溃。”总部设在埃尔帕索的美国边境人权网络政策主管罗伯特·海尔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非法移民问题之所以愈演愈烈,根本原因在于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民主党政府还是共和党政府,都无法为美国制定出一个符合美国经济社会需要、同时符合国际法规定的移民法律体系,两党的意见更是无法达成一致。海尔曼举例说,目前一个墨西哥人如果要通过合法的途径申请美国国籍,走完所有程序可能需要20年,对一个菲律宾人来说甚至需要30年。他进一步分析说:“显然,我们的合法移民体系已脱离劳动力市场的需求,所以就催生出一个数量庞大的非法移民群体。因此,一旦涉及移民政策改革议案,就能看到共和党与民主党立场相距甚远。共和党与民主党对移民问题的不同看法,实际上反映了他们对美国定位的不同——美国到底是一个移民国家还是一个以白人为主的国家?是继续对世界敞开大门还是变得更加封闭保守?”

  2019年5月,特朗普曾公布一项移民改革方案,声称将大幅度减少亲属移民,要通过积分制“择优”向申请者发放工作签证或绿卡,为保障美国公民的权益,移民必须在经济上自给自足。为确定谁是高技能移民,就要设定一套积分制度,申请者将按照其对美国的认可程度、受教育程度、年龄、英语熟练程度、是否有工作机会或承诺对美国进行投资创造就业等情况获得相应分数。这套系统将更偏向年轻人,以及受过高等教育、有较高工资收入的移民。但这项移民改革方案在共和党内部就没有达成一致,且因没有回应民主党的关键政策诉求未能得到推进。

  拜登政府上台后,急于与前政府的移民政策做切割。2月18日,拜登政府提出名为“2021年美国公民法案”的移民改革提案,宣布暂停驱逐部分移民、实现“公平有效的移民执法”、停止用以修建边境墙的财政拨款、为1100万现存非法移民提供入籍途径等。在对外方面,受命解决中美洲非法移民问题的副总统哈里斯今年6月访问墨西哥和危地马拉,反复劝阻移民不要前往美墨边境地区,并表示“将促进美国在中美洲的经济投资”。今年7月,拜登政府还专门发布《美国解决中美洲移民问题根源的战略》,列出所谓“经济、腐败、人权、犯罪、性别暴力”五大领域问题,但并没有提供详细的解决时间表或将要采取的政策行动。

  尽管如此,共和党人还是对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进行抨击,称“正是因为其撤回前总统特朗普颁布的几项政策,才造成美国的非法移民激增问题”。民主党人和移民倡导者则对拜登施加压力,呼吁他确保在边境对移民儿童和家庭的人道待遇。

  在美国移民问题专家玛莎看来,美国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执法前后矛盾、政策混乱,深刻反映出美国政治、社会民意的分裂与对抗。自1996年美国出台《非法移民改革和移民责任法》后,便再无综合性的、全面的移民改革方案问世。也就是说,现行的移民政策体系已有20多年没有大规模改革。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任何一个改革方案都会有近乎5比5的支持与反对率,两党担心触碰这一问题会减少各自在选举中的支持率,就不停地将问题遗留给下一届。比如说针对美国当前数量庞大的无证移民,如何解决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强行驱逐会带来劳动力缺口,也会引起自由派的激烈反对;赋予他们合法身份则会引发保守派的不满。因此,历届美国政府和国会宁肯出台一些针对具体领域的移民法案,也不愿对全局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当前的移民政策体系混乱不堪、自相矛盾,并严重滞后于现状。

  在美国南部城市麦卡伦从事移民律师职业的尼尼奥·佩纳,就是非法移民的后代,其父母来自墨西哥。佩纳在美国出生、成长,后来学习法律并开办一家专门从事移民业务的律师事务所,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非法移民事实上就是‘美国现代奴隶’,他们没有身份,没有保障,没有安全感,从事着美国人不愿意干的低端工作,默默无闻地做着贡献,却屡屡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成为共和党政客口中的杀人犯、抢劫犯、毒贩。美国社会对待非法移民是极为不公平的。”

  佩纳认为,美国政府若想解决因移民问题带来的困境,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正视美国存在劳动力缺口,应开放更多的工作签证机会。但这一政策在美国又面临着诸多不同意见,因为这样做就意味着用工成本增加,雇主雇非法移民不需要上任何保险,支付一份远低于市场价的工资即可,而雇合法劳工则需要提供全套社会保险。大规模开放工作签证,又会招致反移民势力的强烈反对。因此,如何解决美国面临的移民问题,当前看不到任何可行的方案。

责任编辑:刘光博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